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分享

首页 / 焦点 / 正文

教师举报后被埋16年,全国毒操场已集体铲除,国标更新

文/牛耕 编辑/严冬雪 2019年06月22日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两年前举国关注的“毒跑道”遗患至今。

6月20日,湖南怀化警方在新晃一中内挖出一具尸骸,死者是16年前失踪的邓世平。2003年他在新晃一中当老师,负责监督学校工程质量,离奇失踪。2003年,学校为后山体育工地的400米跑道工程招标,嫌犯杜少平作为校长外甥,拿下80万元合同后与校长私自更改,工程还没完工就已收140多万元。邓世平向校长抗议,并举报到教育局,最终被埋尸操场土堆下。

新晃一中的官网图片显示,该校跑道在2013年运动会时已出现表层成片剥落、露出底层黑色颗粒的情况。

到了2015年运动会,新晃一中跑道随处可见成片剥落,所有赛道无一完好,黑色塑胶颗粒从红色表层下显露出来。

2018年,新晃一中的400米跑道重新翻修,据湖南省招标投标监管网信息,湖南一建筑工程公司以557.2万元中标,招标信息特意提到:根据教育部要求,为杜绝毒跑道事件,投标人需提供一系列质量认证报告,包括塑胶跑道材料、跑道胶粘剂、有害物质含量等。

全国毒操场大爆发

教师邓世平失踪多年以后,人们对学校操场的毒跑道生意已不陌生。2016年,全国近10个省份曝出“毒跑道”,学生集中出现流鼻血、头晕、呕吐症状。2016年6月,央视《新闻1+1》揭露,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的很多学生开始流鼻血,家长们怀疑与“跑道味儿”浓厚的操场有关。

但西城区政府和教委称,操场塑胶跑道检测符合国家标准,教室也仅有一间甲醛超标。家长不服,指定另一家第三方机构重新检测,发现按照更严的“深圳标准”,白云路小学跑道材料的多环芳烃超标6到9倍,短链氯化石蜡超标20多倍。16间教室甲醛检测也全部超标。《财新》还发现,学校操场的整修、招标和施工均由西城区教委房管基建处决定。

新华社随后刊文《痛定思痛! 新华社五问校园“毒跑道”》,教育部也表示要“严肃查处,决不手软”。央视随后揭露了北京平谷区第六小学,5月操场塑胶跑道竣工后,学生同样集中出现流鼻血、过敏、头晕、恶心等症状。

央视调查发现,塑胶跑道的原料取自废轮胎、废电缆,施工方将废料颗粒混合胶水,作为铺设跑道的塑胶颗粒。作坊工人说,河北有几十家生产这种塑胶跑道的企业,生产全凭感觉,他们自己也认为有毒。

2016年6月,全国掀起曝光学校“毒跑道”热潮。河北石家庄市高新区段干小学的60多名学生出现头晕、呕吐、流鼻血症状;四川成都一民办学校主动铲除塑胶跑道,恢复水泥地操场;浙江台州的三门县实验小学的学生也集中出现头晕、呕吐、流鼻血症状,经检测证实有毒有害物质超标。

据央视新闻不完全统计,全国多省如辽宁、内蒙古、江苏、浙江、江西、河南,都在近两年被曝光操场毒跑道事件。


毒跑道符合国标?

让家长匪夷所思的是,让学生流鼻血的废轮胎跑道,为何能符合国标?

这源于塑胶跑道的国标过于宽泛。2011年,国标委颁布2个标准:GB/T14833-2011《合成材料跑道面层》和GB/T22517.6-2011《体育场地使用要求及检验方法第1部分:田径场地》。这两个标准中,对跑道有害有毒物质,如苯、甲苯、二甲苯、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铅、镉、铬、汞等规定了限量。

但国标删除了报批稿中关于有机溶剂的限量,对苯类溶剂、TDI限量也放松标准。2015年,中国取消了对体育用品设施生产的相关资质要求,进一步降低行业门槛。

更要命的是,两个塑胶跑道国标均为“推荐性标准”,不具有强制性。这位企业从毒跑道牟利留下了巨大空间。

据《财新》介绍,塑胶跑道主要有三种类型:透气型塑胶跑道,每平方米150元,由沥青或水泥作基础,黑颗粒和透明胶水作底层,EPDM颗粒和红色胶水作面层;混合型塑胶跑道,每平方米200元,符合国际赛事标准,在高寒和多雨地区都能使用,正规体育场一般采用这种类型;预制型塑胶跑道,每平方米380元,用于专业田径运动场,寿命长但成本高昂,如鸟巢所用跑道每平方米超过1000元。

而学校毒跑道最大的毒性来自透气型的黑色颗粒:通常由废轮胎、废电缆和其他黑色垃圾,粉碎黏合铺在底层。上海的《学校运动场地塑胶面层有害物质限量》称,绝大部分黑颗粒存在18种多环芳烃超标问题,部分苯并芘超标。

也正是为了掩盖这一层的毒性,有学校为跑道铺设新的一层“防出味儿”。北京实验二小白云路分校操场,在刷成新绿色跑道后,味道就小了很多。

毒性的第二个来源是胶水。部分厂家使用劣质聚氨酯胶水,含有甲苯二异氰酸酯(TDI)、二苯基甲烷二异氰酸酯(MDI)、甲苯、二甲苯、甲醛等等有毒物质。其中TDI和MDI暴露于空气则迅速生成无毒物质,甲苯、二甲苯、甲醛却难以散去,成为主要超标的污染物。

毒性的第三个来源是施工方添加的有机溶剂,如酯类溶剂、溶剂油、环己酮,根本不受国标限制。


毒物源头至今未除

事实上在央视首次报道后,《财新》记者于达维就发表博客说,央视有转移公众视线嫌疑。他认为,关键不在于跑道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产品质量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而在于更具体的塑胶跑道国标过于宽松,《废旧轮胎回收管理条例》不能出台,为企业渔利自肥留下巨大空间。

2018年11月,国标宽松问题终于解决。教育部牵头制定的《中小学合成材料面层运动场地》实施,要求此后交付的中小学合成材料面层运动场,必须执行新国标。与旧国标相比,新国标对厚度、物理性能、无机填料含量、防滑胶粒高聚物含量、面层成品有害物质限量、非固体和固体原料有害物质限量都明确限定。此前成为焦点的18种有害物质也都在规定范围。

更重要的是,塑胶跑道新国标为“国家强制标准”,大大收紧了企业偷工减料的空间。

但遗憾的是,作为“毒物之源”的废旧轮胎,相关规定相关规定《废旧轮胎回收管理条例》仍未出台。中国从2006年成为世界第一轮胎消耗大国,2018年汽车保有量2.4亿辆,轮胎报废率6%-8%。但轮胎回收率却低于50%,且回收企业80%以上为小企业、家庭作坊,无法跟踪轮胎去向。

从2017年起,中国废旧轮胎产生1700万吨,且以8%-10%的速度增加。如果迟迟不能回收利用,它们即使不变为毒操场跑道,也会以违规再生胶的其他方式为害四方。


下载AI财经社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北京小犀快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17-2018 AI财经社

AI财经社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京ICP备17038761号

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