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分享

首页 / 焦点 / 正文

扎克伯格发币野望:为17亿人打通电子支付,与马云争夺话语权

文/仉泽翔 孙静 编辑/嵇国华 2019年06月22日


文 | AI财经社 仉泽翔 孙静

编 | 嵇国华


社交帝国Facebook亮出了新爪牙。

北京时间6月18日晚间,Facebook正式宣布加密货币计划“Libra”,同时上线的还有编程语言MOVE、共识协议LibraBFT以及Libra测试网。

短短几天内,舆情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第一天偏中立,第二天偏乐观,到了昨天和今天,悲观的很多,尤其是大佬的各种解读,发现朋友圈的心态变化蛮大的。” Facebook早期工程师、线性资本创始人王淮近日在一场内部分享上表示。

美团CEO王兴一眼看穿Libra的策略是“柿子捡软的捏,先把全球200个国家中的弱国的货币系统逐步替代掉”。腾讯CEO马化腾则直指监管,他在一个朋友圈的留言是: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

上一次让互联网大佬密集表态,或许还是一年前声援柳传志和联想。有人最近几天更是频频收到来自投资人、客户和朋友的朋友圈留言与私信咨询,每个人都在关心Facebook与Libra:一家拥有27亿用户的硅谷科技公司,遍及半个地球和合作伙伴,全世界都想知道他们凑在一起究竟会对未来造成怎样的影响。

可以肯定的是,当Facebook的开源技术慢慢积累,诚信体系运转起来,各种应用开发落地,由其所引领建构的数字货币生态一旦成为事实上的标准,未来的冲击力将无人可挡,包括国家力量。

图/视觉中国

01

小扎画下一个圈

Libra在英语的含义是天秤座,本身具有公平、沟通的寓意,同时从发音到拼写也与Liber(自由)很接近,和伦敦同业拆借利率Libor更是只有一字之差。Facebook的野心昭然若揭。

从白皮书来看,Facebook讲述了一个金融普惠的故事。

据世界银行Findex报告显示,全球仍有有17亿人没有银行账户,理由仅仅是没有足够的资金,各种不菲且难以预测的费用,银行距离太远,以及缺乏必要的手续材料。穷人为金融服务所支付的费用更多,辛辛苦苦赚来的收入被用来支付各种繁杂费用,如汇款手续费、电汇手续费、透支手续费和ATM手续费等。

因此,“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的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

简单来说,Libra的本质是一款拥有区块链底层技术、有100%储备资产支持、币值波动较小的无国界稳定币,旨在对抗加密货币的波动性。和法币一样,Libra也会根据实际供需进行增发或销毁。

据Facebook的设想,在未来,持有Libra的投资者将能够根据汇率将自己持有的Libra兑换为当地法币,而Libra能够实现在全球范围内的资金转移,就像发送短信或分享照片一样轻松、划算,甚至更安全。

但Facebook只是这一计划的发起者,并非持有者。

未来,Libra将交由一个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的独立非营利机构——Libra协会管理。Facebook与Visa、万事达、Uber、eBay、Coinbase等27家函盖支付、交易平台、电信与区块链领域的知名公司组成Libra协会理事会,相当于Libra世界的中央银行。

加入理事会的条件是投资等额1000万美元的Libra,加入的每家机构享有一票表决权,重要决策2/3以上的投票即可通过,不受协会成员市值、持币量、算力大小影响。目前Libra协会还有71个合作者席位虚位以待。白皮书透露,这71个席位将在2020年,Libra正式上线时全部补齐。届时,所有成员均担当 Libra 区块链的初始验证者节点。

在稳定价值上,Libra的发行将绑定一系列低波动性资产,比如,由稳定且信誉良好的中央银行提供的现金和政府证券进行抵押,也就是说,Libra将会锚定一篮子法币,扮演数字经济时代的央行角色,以稳定数字货币的价值流通。

白皮书显示,Libra储备中的资产将由分布在全球各地且具有投资级信用评价的托管机构持有,以确保资产的安全性和分散性。可预见的是,Libra将会成为高通胀国家人民(如委内瑞拉、津巴布韦)用以避险的重要渠道。

但铸币权关系一个国家经济的稳定,通常情况下,世界各国政府都会绝对垄断铸币权,并立法打击私自造币或者印制假币的行为。而通过铸币权印刷纸币获得的利润又可以称为“铸币税”,是一个国家重要的税收来源。因此各国政府断然不会坐视自己的货币政策被他人把持。

美团创始人王兴对此点评道,“柿子捡软的捏,先把全球200个国家中的弱国的货币系统逐步替代掉,碰到极少数强国当然是该低头就低头,该合谋就合谋。”

马化腾更是在朋友圈里留言评价Libra,“技术都很成熟,并不难。就看监管是否允许而已。”如他所料,针对Libra的监管,自白皮书发布后72小时间,各国监管层早已大打口水战。

同为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印度第一个不想当王兴口中的软柿子。作为Facebook的最大的海外市场,印度率先对Libra表示反对。印度《经济时报》撰文称,因为目前的印度监管政策不允许银行网络为区块链货币交易提供服务。到目前为止,Facebook还没有向印度央行——印度储备银行提交任何有关Libra加密货币的申请。

自2015年以来,Facebook在印度的用户已经翻了一番,达到约3.1亿,预计到2023年将激增至约4.4亿。因此有分析师预测,Facebook的新加密货币Libra将依靠新兴市场(尤其是印度)的持续爆炸性增长来获得成功。但现在看来,实现这一目标的希望十分渺茫。

在印度之后,另一个新兴市场国家俄罗斯也从立法层面表示了对Libra的反对。俄罗斯国家杜马金融市场委员会主席阿纳托利·阿克萨科夫表示,Libra 将不会在俄罗斯合法化,因为它可能对该国的金融体系构成威胁。阿克萨科夫强调,俄罗斯没有计划通过立法,“为在开放平台、区块链框架下积极使用加密货币工具提供空间”。

对于监管的质疑,Libra方面率先表态,虽然Libra区块链是全球性的,但其钱包服务不会在受美国制裁的国家或禁止加密货币的国家或地区使用,包括中国、朝鲜、伊朗以及印度。

初步看来,新兴市场国家并不欢迎Libra的”渗透”。从安全的角度,加密、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也的确难逃洗钱、贩毒等不法交易的风险指控。《金融时报》报道,即将在2019年8月召开的G7峰会上,将设立一个高层论坛,研究以Libra为代表的这类货币对金融体系构成的风险,尤其是在洗钱活动中为犯罪分子提供了诸多便利。

相比于遥远的大洋彼岸,美国的态度才是根本。

热爱中国的扎克伯格或许早就拜读过毛主席的著作,懂得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Facebook从一开始就在为解决监管问题而做准备。据了解,Libra目前团队规模220人,其中技术团队60人,剩下的都是商务与合规团队。他们花了两年时间跑遍美国的地方政府,磕下50个州的资质许可。

Libra最终得以正式发布,更少不了美国央行的“支持”。6月19日,白皮书发布次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美联储不会将监管Facebook的Libra项目纳入议程,因为美联储不具备此类权力。

“如果Facebook决定向前推进项目,美联储将从安全性、稳健性等监管角度出发,对Libra抱有很高的期望。”鲍威尔说。

另一边,脱欧在即的英国也对Libra敞开大门。英国央行行长马克·卡尼宣布说,Facebook的Libra等新支付服务可以获得英国央行前所未有的支持。英国央行计划就允许更多企业在中央银行持有储备进行磋商。他认为,Libra可能会大幅提升金融包容性、并降低境内和跨境支付的成本。


02

社交帝国的野望

此时此刻的扎克伯格太需要Libra这颗大力丸。

在过去的一年间,Facebook长期陷入用户隐私泄露的麻烦中。2018年3月18日,《卫报》报道称,Facebook干预了美国大选的结果。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数据公司窃取了5000万Facebook用户资料,根据每个用户的日常喜好、性格特点、教育水平,预测他们的政治倾向,进行新闻的精准推送,达到洗脑的目的,间接促成了特朗普的当选。

这也将Facebook推到了风口浪尖,股价骤然大跌,扎克伯格室友、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甚至公开呼吁拆分Facebook。扎克伯格不得不一个人面对议会44名议员的5小时马拉松式问询。而在欧洲议会,他也经历了两场杀气腾腾的质询,甚至险些在英国被捕。

图/视觉中国

最低谷时,Facebook的股价下跌了19%,市值减少了1190亿元,创下美国股市单日最大跌幅。《名利场》的科技作者尼克·比顿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扎克伯格每秒损失270万美元,“这是美国人平均一生收入的两倍。”

这场危机令Facebook加速了转型的步伐,在此之前,Facebook通过无偿或者低成本占有用户数据,通过高水平的大数据分析准确刻画用户特征和偏好,精准推送广告,赚取广告费。这场危机之后,Facebook原有商业模式的成本将大幅度提高,风险也全部显现出来。

其实扎克伯格本人对Facebook商业模式单一的后果早有判断。在Facebook发展的早期阶段扎克伯格一度试图让Facebook变成有一个App Store而非单一的社交产品。

早在2007年的F8大会上,扎克伯格就宣布打造一个开放的社交平台Facebook Platform:“任何开发者都能在Facebook生态系统中搭建应用”,并共享2400万用户的数据,进驻信息流,甚至获得推送通知的权限。

但这一开发平台的寿命仅有18个月,2008年底时就已接近停摆。有评论指出,Facebook始终与开发者维持着一种奇特的关系。它一方面希望开发者创造出杀手级作品,让更多人因为游戏、应用开始使用Facebook。另一方面,它又担心这些应用会影响用户体验,削弱自身对于用户的控制能力。

其实Libra并非是扎克伯格的支付“初体验”。

2010年,为了配合Facebook Platform,让开发者在产品研发上获益,Facebook推出Facebook Credit。这是一种在Facebook游戏中购买虚拟商品的方式,但一直没什么突破,以至于2012年Facebook主动取消了这项业务,并在2013年开始与PayPal等第三方服务合作处理部分付款。

在Facebook Credit上受挫之后,扎克伯格又试着让人们通过Messenger服务购买鲜花或呼叫优步,但也没能获得普及。2018年报显示,“支付和其他服务”收入只占Facebook不到2%的销售收入。

2008年比特币诞生后,一度掀起了一股造富神话,许多一名不文的小人物通过区块链技术实现了阶级跨越。

Facebook早期员工、Cobo联合创始人蒋长浩如此解读Facebook投身区块链的动机,“过去十年区块链的快速发展,为Facebook打开了思路,通过技术手段弥补基础设施,这样在上层的社交网络上可以实现更多的应用场景。”

尽管Facebook是Libra协会的发起者,仅有理事会的1票表决权,但这对Facebook而言,是天大的利好。在宣布Libra计划的三天里,Facebook股价持续上涨。分析师称,看好是因为该项目是潜在的重要利润流。

按照扎克伯格的设想,“(Libra)为个人用户和企业提供更多的服务——比如一键支付账单,扫二维码购买咖啡,或者不需要携带现金或地铁卡就可以乘坐当地的公共交通工具。”而这每一笔交易的手续费加起来将是天文数字。

Facebook消息产品副总裁、Libra项目负责人大卫·马库斯表示,Facebook已创建了一家名为Calibra的新子公司,以建立新的钱包并专注于公司的区块链工作。他还强调,Libra的交易数据是独立加密存储,不会与Facebook已有的账户数据共享同步。

CSDN副总裁孟岩撰文分析,Libra未来可能会承载50-80万亿美元的交易量,如果每笔费用收取千分之二的手续费,那么一年最少1000亿美元的手续费收入将超过Facebook当前的全年营收。


03

冲击波早晚抵达

Money is a technology. 反之亦然。

RBC Capital Markets分析师马克•马哈尼表示,作为一种新兴的金融基础设施,Libra可以被视作类似苹果公司十年前向开发商推出的iOS。

对此,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与从业者们又是否做好充足认知与准备呢?

“你不要指望国内的互联公司能干啥,他们也就是发表一下言论,意淫一下而已。他们什么也不会干,他们干不了。”一名区块链技术创业者认为,抛开监管的因素,腾讯、阿里是移动支付的既得利益者,两家的移动支付业务均依托于主权货币和中心化支付清算体系,自然会衡量新技术会否动摇其生存根基。目前外界看到的是,两家互联网巨头更热衷于搞实验室研究,先做技术储备。

据该创业者了解,支付宝的跨境支付中也应用到区块链技术,但更多是聚焦在降低原有的跨境支付成本、提高支付效率。

不过Facebook的冲击波早晚都会传导过来。Facebook选择跨境支付作为第一个应用场景,而目前国内的移动支付巨头正在东南亚等地拓展海外市场。

数据显示,每年全球跨境汇款至少有上万亿美元,以平均每笔手续费7%计算,仅交易费用就有700亿美元。Libra通过区块链技术,可以让交易费用降低数十倍。倘若未来全球化数字货币成为用户的另一备选项,中心化的移动支付是否仍有胜算?

此外,马化腾只提到监管之难,但全球化数字货币的挑战远不止这一关。构建生态更为考验发币者的能量。拥有27亿全球用户当然令其他互联网巨头垂涎,但要成为“地球币”,Facebook还需设计出一个模型,把尽可能多的头部玩家装进来,让联盟买账。

这需要足够丰富的场景。移动支付大战的核心就是场景,当年支付宝和微信之所以能够在两三年内干掉其他移动支付对手,靠的就是在出行、零售等领域烧钱,抢占线上线下产品入口。

图/视觉中国

Facebook首批合作联盟名单中出现了出行巨头Uber、音乐串流平台Spotify、传统电商eBay的身影,这些都是经典的支付场景。Libra借着联盟成员的应用迅速落地,提前卡位的科技巨头们也将借着Libra的技术优势在世界范围内“攻城拔寨”。

“如果他们把这些产品都把控住了,别人就没机会了。”区块链技术专家郝宁认为,Facebook如果率先打通生态,即使国内政策放开,像腾讯等互联网巨头可能也没有做全球化货币的机会了。

亿书创始人朱志文看法相似。他强调,Libra并非一个简单的金融工具。生态一旦形成事实的标准,未来的冲击力无人可挡,包括国家力量。以浏览器发展为例,大多浏览器厂商都是建立在谷歌浏览器的内核上进行开发,即谷歌已经成为全球浏览器行业的事实标准。当Facebook的开源技术慢慢积累,诚信体系运转起来,各种应用开发落地,生态圈越长越大,其本身慢慢就会成为事实上的标准。

就目前所见,Facebook前期分两步走,第一步是采取联盟链的方向,授权更多节点;第二步才是做公链,让所有人都可以参与进来,从而达到百家争鸣的效果。

有鉴于此,国内有必要认识到未来的挑战。在郝宁看来,Facebook发币对国内监管会造成冲击。美国一直是科技的引领者和风向标,大家都在看美国怎么做。如今美国监管部门的态度日渐明了,国内区块链技术发展取决于监管态度。

对于国内区块链创业公司来说,朱志文认为Facebook发币是一针强心剂。这两年,区块链行业很多创业公司或死或转型,气压低沉了许久。Facebook的消息让行业行外重新兴奋起来。

中国人都喜欢案例,尤其是成功案例。有科技先锋美国在前面探索和教育市场,很多创业者可以理直气壮地说,所从事的行业是“正当”的、是全球大势所趋。他们可以减少向外界几次三番解释自己不是骗子的口舌之劳。他本人这两天频频收到投资人、客户和朋友的朋友圈留言和微信咨询,每个人都在关心Facebook的Libra,对未来会有什么影响。

“Facebook出现之后,让传统互联网向价值互联网的革新进程,向前又迈了一步。”朱志文高兴地说,关键是大多数人都相信,Facebook成功的几率很大。

郝宁对此表示乐观。比特币发币10年后,全球持有数字货币的人数预估达到5000万人。或许在不久的将来,00后的孩子都长大了,连刷二维码也嫌慢了,手机应用上充斥的将是各种高效便捷的数字货币。


下载AI财经社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北京小犀快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17-2018 AI财经社

AI财经社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京ICP备17038761号

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