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分享

首页 / 焦点 / 正文

章莹颖遇害722天:嫌犯仍未定罪,称已杀13人章莹颖反抗最顽强

文/叶旻尔 编辑/鹿鸣 2019年06月22日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经过了历时两周8天的庭审,章莹颖案的嫌犯克里斯滕森首次在庭审上开口。

尽管此前他的代理律师已经替他承认了罪状,他依然选择拒绝为自己作证,也就是说他放弃为自己辩解的权利,也让章家人“接女儿回家”再次落空。

经过8天的审判,法官沙迪最后宣布举证环节全部结束,周一将进行最后陈述。

由于嫌犯此前曾承认罪行,章莹颖家人的美国律师Steve Beckett希望下周一嫌犯能够被判决有罪。如果被判有罪,之后将进入量刑阶段,陪审团将决定判处死刑或是终身监禁。

距离2017年6月9日已经过去整整722天,章莹颖的名字还没有被舆论忘却。在社交媒体上,媒体每天更新庭审进展,仍然有成千上万的网民阅读、评论,表达对逝者的缅怀和对凶手的控诉。

有人表示关切,但是最多的评论就是“为什么还不定罪”?还有人质疑,这么多证据了,为什么还不判刑?

自2017年6月28日FBI发现章莹颖搭上的那辆车开始,调查人员已公开了至少7个事实来证明克里斯滕森的罪孽深重,应被处以极刑。

其中包括:嫌犯向女友表述残忍作案手法的9段录音,拍到嫌犯购买垃圾袋、下水道清洁剂的超市食品,在嫌犯床垫、地毯、汽车、浴室、下水道等多处找到的DNA、血迹和清洁痕迹,浏览暴力色情网站、搜索绑架教程的记录。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嫌犯的认罪,与FBI宣布章莹颖已经死亡的消息。

此外,嫌犯还吹嘘章莹颖是自己的“第13个受害者”,并将自己与美国70年代的杀人魔泰迪·邦迪相提并论,甚至向自己的女友描述周围什么样的人可能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他还说,章莹颖在激烈反抗的过程中就像一名“勇士”,“比我之前所谋杀的任何一个人的反抗都激烈”

尽管早在2017年7月12日,美国联邦大陪审团已经对嫌犯克里斯滕森提起了公诉,并且按计划,他于2017年7月20日被首次传唤审讯。但是两年过去了,审判结果依然还在遥远的等待中。

也许章莹颖的家人无法接受,但是经验丰富的双方律师或许早就料到了这一切。

2017年7月20日下午,在嫌犯克里斯滕森的首次传讯开始不到5分钟,在被捕后一直保持沉默的他进行了4分15秒的发言。他拒绝认罪,并告诉法官自己正在服用抗抑郁药物。

嫌疑人的律师汤姆·布鲁诺与章家法律顾问史蒂芬·贝克特后来很快向国内媒体透露,案件不可能在短期内得出结果。

果然,此后案件的审理出现了一波三折。

(人们在章莹颖出事的公交车站旁,设置了永久纪念公园)

第一次延期:证据众多,罪名加重

第一次延期是由章莹颖的家人提出的。

由于证据量巨大,章莹颖家人的义务法律顾问王志东在8月24日提出延期审判,这项提议在28日通过,将正式审判日期被推迟到2018年2月27日。

2017年9月,由于嫌犯无力支付辩护费用,包括汤姆·布鲁诺在内的三名律师退出辩护。根据法律,美国联邦法庭为克里斯滕森指派了新的律师。

随着调查的推进,检方向陪审团提交了更多证据。10月3日,美国联邦一个大陪审团作出表决,正式决定将“绑架罪”追加为“绑架致死罪”,如果罪名成立,克里斯滕森最高将面临最高死刑。

10月11日,克里斯滕森出席了为期20分钟的第二次法庭提审,对于“绑架致死罪”拒绝认罪。但是案件正式审判日期保持不变,仍为次年2月。

(章莹颖父母手机里存着他们最后的合影)

第二次延期:死刑须谨慎

计划赶不上变化,第二次延期出现了,这也是辩护律师使出的“第一招”。

由于新罪名可能导致嫌犯被判死刑,10月24日,为了能够更好地为嫌犯辩护,律师请求推迟审讯。他特地指出,在美国历史上涉及死刑的案件中,从起诉到审讯平均需要花费28个月。

2018年1月19日,美国司法部长正式批准对克里斯滕森寻求死刑的判决。尽管该决定或许更符合章莹颖家人的诉求,但也意味着战线再次被拉长。

考虑到辩方律师之前的请求,2月13日美国地方法院法官宣布,案件审判将延期至2019年4月。媒体报道称,检辩双方没有异议,但章莹颖的父亲章荣高私下里还是对美国方面做出的这个决定非常不满,他不能理解“极其残忍的的嫌犯”为什么可以被推迟审判。

但是章父不会想到,未来还有更多的不确定在等着他。

三次提出多项动议:借口还是维权?

春去秋来,来的还是多事之秋。

在第二次与第三次延期之间,辩护律师多次就克里斯滕森的精神问题、证据可靠性提出动议。

在美国的司法体系中,死刑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如果没有足够有效、可靠、有关联性的证据,法官并不会轻易作出判决。他们选择花更多的时间,做更谨慎的决定。

8月底,主审法官科林·布鲁斯因为发表不当言论被撤职,杰姆·沙迪后接手此案。

也就是在这个交接变动的节骨眼上,辩方律师第一次提交了长达500页、包括多项动议的文件,主要目的是撤走一些对克里斯滕斯不利,但仍有间接关联的证词。

证词包括:

第一,辩方试图阻止检察官引入一名女性对克里斯滕森的性侵指控,原因是与客观事实“不一致、矛盾的”。

第二,辩方试图隐瞒两名证人提供的证词和证据:其中一名证人说,在章莹颖失踪之日,发现一名男子与克里斯滕森的特征吻合,而这位证人据说是校内“卧底警察”。

第三,辩方要求阻止一份关于嫌犯虐待豚鼠是“严重暴力行为”的报告。

除了以上三点,辩方还提出了其他动议,认为嫌犯的社会危害性被夸大,违反了宪法修正案;现有的证据,特别是DNA的可靠性有待推敲。

(庭审中曝光的嫌犯浴室照片)

令章莹颖家人不安的是,之后过了不到仅仅一个月之后,辩护律师又提出了新的要求。

辩方律师团队表示,考虑到首次被传讯时嫌犯的服药情况,他们需要更多时间来确定他们是否为克里斯滕森提出精神健康辩护。

通常,如果嫌犯的精神状况存在问题,就会从轻判定,前提是需要有专家的认定。

更坏的消息还在后头。

三个月之后的12月6日,法官不顾章家人和检方的反对,批准辩方律师的动议,将该案的审判地点从章莹颖遇害的厄巴纳转到了附近的皮欧利亚市。

克里斯滕森的律师认为,对该案件存在的大量审前报道,将对陪审团造成潜在偏见,可能影响克里斯滕森审判的公平公正性。

(媒体聚集在皮欧利亚法庭外)

辩方律师乘胜追击,在当月又提出了六项动议。

辩方律师团队曾主张,章莹颖案应由州法管辖,因此联邦不具备管辖权,要求废止联邦的起诉;应排除嫌犯女友携窃听器与其对话过程中所获取的录音;应排除嫌犯两次与警察的谈话和与其女友的多次对话的证据;应排除嫌犯在被捕之后在狱中的电话通话录音;应排除对嫌犯公寓搜查所获取的证据;辩方认为在废弃死刑的伊利诺伊州,依联邦法对嫌犯寻求死刑违反了联邦宪法。

其中,一旦通过第一条和第六条,就意味着克里斯滕森可以被免除死刑。

为此,伊州厄巴纳联邦法庭又举行了数日的听证会。让章家人感到欣慰的是,联邦法官最终还是在2019年1月逐一否决了所有的六项动议。但是嫌犯和辩护律师来说,这意味着他们之前大量的努力遭到严重挫败。

“他们还会无所不用其极地千方百计为嫌犯开脱,或者利用各种借口要求延迟,今后检辩双方的斗争仍然会十分激烈。”王志东分析道。

第三次延期:作为筹码的精神鉴定

今年3月初,距离原本计划的正式审判只有一月之差时,法官突然宣布再延期两个月,改为6月3日。

不过考虑到章莹颖家属的意愿,时间定在了失联两周年纪念日6月9日之前的。

克里斯滕森的律师本来请求将审理延后至10月,但遭到法官拒绝。被告方随后又要求延期到7月1日,检方则予以反对,要求审判日期定在5月6日。

这一次,辩方律师的理由是他们找到的一位心理健康专家还没有为原定4月份的审判做好准备。但是也有外媒披露,辩方律师团队中至少有1人早在2018年11月就已知晓这一情况,但却拖到2019年2月才提出延期要求。

“我有点难以相信你们的承诺了,(你们的理由)一个接着一个。”法官沙迪对辩方律师如是说。和章家人一样,他曾在听证会中表示,希望审判能够尽早开始。

更讽刺的是,随着最终审判的日子逐渐临近,辩方律师在4月26日突然又放弃了“撤销精神科医师出庭作证”的要求。原本凭借这个理由被延期的开审日期无法提前,或许辩方律师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章莹颖的母亲出席庭审)

章莹颖的家人终于等到了6月3日,不过在检方正式与克里斯滕森和他的律师对峙之前,法庭先花了6天从470人中筛选出了18名“诚实、没有偏见”的陪审团成员,其中有6名为替补。

美国当地时间6月12日早上法庭同意延期是考虑到嫌犯的权利,但是在达到目的之后,法庭,章莹颖的父母等待这一刻已经整整两年了。

经过8天的审判,法官沙迪最后宣布举证环节全部结束,周一将进行最后陈述。

由于嫌犯此前曾承认罪行,章莹颖家人的美国律师Steve Beckett希望下周一嫌犯能够被判决有罪。如果被判有罪,之后将进入量刑阶段,陪审团将决定判处死刑或是终身监禁。

被指责的FBI、辩护律师与美国的司法体系

章莹颖的母亲曾经非常不愿意回国,因为她害怕调查的脚步会放慢,人们也会逐渐淡忘,女儿的案子最终会不会成为死局?

幸运的是,活着的人们还在惦念着这个优秀的90后女孩。

在出事后两个月的某次听证会期间,当地华人申请了机会许可,聚集在法院外要求政府为章莹颖伸张正义,也有华人带着孩子有序进入法院旁听聆讯。王志安律师专门为此建了微信群,还呼吁有投票权的华人尽量争取进入本案陪审团,以参与案件审议,争取严惩真凶。

2018年8月,大约在章莹颖失踪的400多天后,她访学的伊利诺伊大学厄巴纳-香槟分校为她成立了小型纪念花园,至今花园里仍常有人来纪念。学校负责人说,虽然章莹颖只在学校待了数周,但学校仍将她视为宝贵的一员。

(当地华人学生和学者聚集在法院外,要求政府为章莹颖伸张正义)

国内的人们也关注着她。在过去的10天里,“章莹颖”一直出现在微博热搜榜中,但是获得高赞的评论内容往往集中在职责FBI无能、辩方律师“没良心”、美国的司法体系无法伸张正义三个方面。

但是必须要指出的是,在美国,判处死刑是一个非常严肃、困难、需要慎之又慎的决定,司法体系的设立,就是努力确保各方的证词万无一失。

2017年6月30日,也就是章莹颖消失的3周后,FBI宣布他们相信章莹颖已经死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的确已经竭尽所能。

在章莹颖失联3天之后,FBI便开始工作,将寻找章莹颖列为他们的当时最重要的任务之一。

在庭审期间,FBI探员代表Joel Smith说,他们曾在事发地区的公园掘地三尺,也多次走访嫌犯的其他伴侣。在宣布章莹颖死亡前的3周,他们每天大约工作20个小时,几乎榨干了所有的休息时间。

不过根据全美犯罪讯息中心统计,截至2016年年底,美国共有88040人失踪后杳无音讯,其中0.8%可能涉及绑架,但会被FBI接手的恐怕少之又少。

比FBI面临更多网友指责的,是克里斯滕森的律师们。

但是美国知名华裔刑事律师程绍铭曾在采访时表示,依照美国各律师协会的章程,律师的工作就是保护代理人的权利,并为他们争取最大利益。即使嫌犯克里斯滕森向自己的辩护律师坦白了一切,律师对客户提供的犯罪行为信息有保密的义务。

这种义务也构成了舆论期望的“死路”上,一道重要的障碍:如果克里斯滕森认罪,并说出受害人遗体下落,他很有可能就可以免除死刑。不少曾经的案子证明,这已经是美国司法界见怪不怪的“交易”。


下载AI财经社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北京小犀快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17-2018 AI财经社

AI财经社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京ICP备17038761号

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