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分享

首页 / 焦点 / 正文

郭台铭卸任鸿海董事长,9人小组暂接管,长子称不敢想接班

文/牛耕 编辑/明萱 2019年06月21日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郭台铭终于交棒了鸿海万亿帝国。

6月21日,鸿海集团召开股东大会,郭台铭最后一次以董事长身份出席鸿海股东会,并将于会后正式退位。《台湾经济日报》称,郭台铭在股东会开场就提及,”另有要务“,指定副总裁吕芳铭主持会议,自己提早离场,并强调”稍后个人的见面会再和大家见面“。

富士康向《新京报》回应称:郭台铭在开场辞中表示,他将淡出鸿海经营,日常营运将交由经营委员会9人小组,自己对他们很有信心。“请各位股东放心,相信他们会做得比我好。”

《联合新闻网》指出,说服小股东支持“没有郭台铭的鸿海”,是他交棒期间的首要任务。早先在5月10日,鸿海通过了新一届董事候选人名单,包括郭台铭、吕芳铭、刘扬伟、李杰、卢松青、戴正吴,以及独董王国城、郭大维、龚国权。当时郭台铭对媒体放风:10号谁进入董事会,谁就可能当鸿海新董事长。

外界最寄予厚望的是戴正吴、吕芳铭、卢松青和黄秋莲。但郭台铭再次放出烟雾弹:“被我骂的越凶,越有可能是接班人。”“接班人肯定不是跟我创业的这群人,年龄太近,我一定要年龄跟我差20岁的。”

在郭台铭身后,是台湾地区最大企业鸿海集团:拥有上市公司台湾16家、香港4家、大陆2家、日本1家,全球雇工达140万人。核心企业鸿海精密,更在2018年底市值超过10000万亿新台币,2018年营收占全球电子制造业收入的1/3。

对这个帝国,郭台铭曾无比留恋:它拥有独立的消防队、医院、餐厅、银行和网吧。每天早上,郭台铭喜欢在鸿海的游泳池游上几圈,然后工作16小时,再坐上一辆高尔夫车巡视园区。他所过之处,500多个电视屏幕无不滚动播放富士康电视台自己制作的新闻。

同样是台湾巨头,台塑已由王永庆交棒给7人决策小组,台积电则被张忠谋交棒给刘德音和魏哲家,只有鸿海的交棒一再延迟。

郭台铭卸任鸿海董事长,9人小组暂接管,长子称不敢想接班

接班计划几次受阻

郭台铭最早在2002就吐露交班之意。

他重视领导。在鸿海内部,郭台铭要求经理背诵《郭台铭语录》,其中一条写到:“对任何组织而言,最重要的是领导层,而非管理层。”他觉得选对领导,公司就会好,如何管理反而不是最重要的。

台湾媒体盛传,郭台铭右手腕上戴一串念珠,是他从成吉思汗庙中求来的。他十分推崇这位13世纪的蒙古领袖,认为强力领导当如是。

尽管他渴望一位强力接班者,但鸿海从未找到一位清晰的人选。鸿海事业群跨界广泛,又要求垂直领域的整合能力,比相对聚焦的台积电接班难得多。

外界一度寄予厚望的是郭台成。他是郭台铭胞弟,小11岁,虽只有华夏工专学历,却被郭台铭专门调到美国历练,然后入职广达电脑。进入鸿海后,他先后主持美国、苏格兰、爱尔兰多地的建厂工作,最终被任命为鸿海的大陆总指挥。

郭台成被称为鸿海“没有声音的人”。他气质与郭台铭相仿,却低调谦逊受同行好评,鸿海内半数员工以为他将出线。但2007年7月,郭台成因白血病在北京病逝,郭台铭大悲,一路守灵到台北,还对媒体回忆起小时候背着胞弟去打弹珠。鸿海交班计划一度中断。

郭台铭卸任鸿海董事长,9人小组暂接管,长子称不敢想接班

2008年鸿海年终尾牙上,郭台铭再提接班:将由九大“联邦制”事业群,仿照台塑“经营委员会”接班,让职业经理人和继承人股东共掌资本,职业经理人则专管公司业务。最终一把手很可能从决策班子里选出。

这让外界的目光聚焦在鸿海内部经理人。当时鸿海经理人有三派:一是网络连接产品事业部的游象富、卢松青;消费性电子产品事业部的戴正吴;精密模具事业部总经理徐牧基。他们五人皆为鸿海二十年老臣,风头以卢松青、戴正吴最盛。

二是千禧年后出头的新秀,包括显像产品事业部的蒋浩良;机电整合組件产品事业部的钟依文;资讯系统整合与服务产品事业部的简宜彬。他们比鸿海老人更具国际视野,如蒋浩良促成了鸿海与苹果合作,钟依文在美国辅佐过郭台成,简宜彬则搭建了“速模组制造服务”。这些人以简宜彬声望最盛。

三是从外企投奔鸿海的空降部队,包括机光电产品事业部的黃震智、刘灯桂;网络系统整合事业部的李光陆、吕芳铭;网络连接产品事业部的程天纵。

这三批人谁会最终执掌鸿海,自此开启了十余年的猜测,直到2019年才最终落幕。

长子为何不接班

郭台铭长子会接班吗?郭台铭曾对媒体说:“我很快就要退休了,但长子郭守正和侄子、侄女绝对不会接事业。”长子郭守正并未在鸿海集团任董事,也不掌管制造业务,而是做着鸿海边缘的文创、渠道和慈善工作。

郭守正曾告诉媒体,自己接班,“想都不敢想”。

1973年,郭台铭拿母亲留给他结婚的20万新台币,创办了鸿海,专生产黑白电视机的塑料旋钮,80年代又转向个人电脑的接口线。为了在美国和日本找客户,他操蹩脚的英语和日语,驾车游历美国城市,把Denny's餐厅菜单都倒背如流。

跟他迁到美国的妻子二人也度日维艰。他说自己很少有机会和幼子相处。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有一天他回到家,听到郭守正嚎啕大哭,便问发妻林淑如发生何事?林淑如告诉他:儿子肚子饿,你好久没拿钱回家了,只好给儿子吃稀饭。就连郭守正申请大学,郭台铭也是事后知道的。“过去没花时间陪大儿子、大女儿成长,是不可能弥补的了。”郭台铭说。

或许出于歉疚,郭守正2004年结婚时,郭台铭斥资上百万新台币,在台湾圆山饭店设豪宴,还送给儿子“信义富邦”豪宅,价值八千五百万新台币。他还带郭守正拜访台塑创始人王永庆,王永庆送给郭守正两个字:信用。这一度被解读为郭守正将继承家业。

郭台铭卸任鸿海董事长,9人小组暂接管,长子称不敢想接班

郭台铭携长子郭守正参加王永庆葬礼

像许多企一代子女,郭守正也从鸿海最基层开始历练。他在生产线当作业员,部下私自安排小组长职位,郭台铭一度大怒。郭守正结婚后,曾和妻子创办首映文创、山水国际,制作《叶问2》《奇迹的夏天》等影片。心不在制造业的他,最后接管了鸿海文创等业务。

2013年,郭守正出席了台北市政府与鸿海集团共同开发的台北资讯园区案奠基礼、上梁典礼。郭台铭表示:这些年轻人有共同的毛病,集团将执行分权分利的方法,走向联邦体制。这似乎预示郭守正在鸿海也会有一席之地。

鸿海老将何去何从

说到“鸿海太子”,媒体近十年最常提的是卢松青。郭台铭早年创业,资金困窘之时,卢松青父亲作为厚生橡胶董事曾慷慨解囊。因此卢松青也被称为“恩人之后”。

卢松青从美国学成归来,在鸿海成立第三年加入,又打拼数十年。郭台铭说过,接班人必须有国际运作经验。而卢松青曾牵线鸿海与英特尔合作,拿下中央处理器的连接器业务。

2013年鸿海股东大会上,郭台铭说“增加年轻一代一展长才的机会”,便拿卢松青举例。卢松青对鸿海的生产、采购、制造业务都颇为熟悉,对经营数字也十分敏感。据媒体报道,卢松青说一口流利英文,偏向美式管理风格,与郭台铭的铁腕迥异。这为他培养了一批鸿海忠实部将。路透社一度预言:卢松青最可能成为接班者。

然而也有台媒批评说,卢松青很难推心置腹相处,不同于郭台铭即使大骂员工,也就事论事。

另一位常与卢松青并列的是老臣戴正吴。鸿海精密上市时,就是他作为代表发言。他率领的消费性电子产品事业部,接下索尼PS游戏机订单后,一度拯救鸿海于PC衰败之际。

第三位被认为有力的角逐者是鸿海集团CFO黄秋莲。她被称为鸿海“钱妈妈”,与郭台铭的关系类似特朗普与伊万卡,被台媒称赞为“懂鸿海、自己人”。黄秋莲在鸿海早期入股,随后跟随郭台铭30余年,担任鸿海会计。

鸿海的每一笔重大投资,如日本夏普、欧洲诺基亚、印度手机,都由黄秋莲过目。甚至郭台铭的私人资产,都交给黄秋莲打理。郭台铭说过:“黄秋莲没批,我看都不看。”

台湾分析师认为,鸿海最需要的是一个“懂鸿海、能服众”的接班人。例如台积电张忠谋退休后,董事长刘德音和总裁魏哲家就疑似内斗,引发生产管理混乱。而黄秋莲作为顶层管理者的声望,甚至执掌网络连接产品事业部的丈夫游象富,都为她赢得了巨大筹码。


下载AI财经社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北京小犀快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17-2018 AI财经社

AI财经社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京ICP备17038761号

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