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分享

首页 / 焦点 / 正文

恒大砸钱造车:投资超400亿半年6次收并购,目标3年百万辆产能

文/田晏林 编辑/鹿鸣 2019年06月19日

本文由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沿着天津的津汉快速路往东南行,驶进位于滨海高新区的高新二路,再穿过两三个路口,空旷的马路边上,“恒大国能汽车”几个大字,尤为醒目。

从厂房周边的情况来看,几名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在厂房附近进行试驾,这或许意味着恒大的电动汽车或已进入新车的磨合阶段。早前恒大曾透露,预计在今年6月,旗下首款电动汽车将在天津基地全面投产。对于进展,恒大国能汽车未给出正面回复。

这里是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筹备新能源汽车项目的主要基地之一。作为房企大佬倾注心力的全新业务,恒大新能源汽车尚未入市便引发密切关注。

6月11日,恒大集团与广州市人民政府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宣布投资1600亿,在广州南沙区建设新能源汽车整车研发生产基地、新能源电池研发生产基地、电机研发生产基地等三大基地。其中新能源汽车整车研发生产基地,计划未来的年产量要达到100万辆。6月15日,恒大又与沈阳市政府签订战略合作协议,根据协议,恒大投资1200亿在沈阳建设新能源汽车三大基地等项目,助力沈阳建设国家汽车产业中心。

不管与贾跃亭之间有着怎样的恩怨和竞争,在与FF和解后,这半年来,许家印的造车行动一刻都没有停止。

仅仅是上半年的六次收并购,已经让恒大完成了在整车资质、电池电机、销售渠道等方面的产业链布局。许老板更是放出豪言,计划三年内实现50万辆—100万辆的产能建设,力争3–5年成为世界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之一。

恒大砸钱造车:投资超400亿半年6次收并购,目标3年百万辆产能


恒大国能汽车天津基地 摄影/田晏林

01

赶路


直到6月初,许家印的欧洲行才结束。6月12日,他又应韩国SK集团董事长崔泰源的邀请,飞赴韩国进行考察。

SK集团是与三星、LG齐名的韩国三大跨国企业集团之一,旗下SK Innovation是全球首家采用高密度三元系材料制造锂离子电池的企业,在动力电池领域拥有先进技术,是戴姆勒、大众、现代等知名车企的动力电池供应商。

即便已经完成了新能源汽车的全产业链布局,但为了造车事业的可持续发展,许家印并不排斥继续引进优秀的合作者。从5月底开始,他每天的行程都被安排得很满,只有儿童节那天稍微轻松。

6月1日,他与苏宁董事长张近东、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董事长周金辉飞往西班牙,看望了恒大西班牙分校的小球员,看了一场“恒大杯”马德里足球冠军决赛。在与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吃过午饭后,哥儿仨继续赶路。

瑞典当地时间6月3日,许家印、张近东、周金辉以及中渝置地董事长张松桥、恒大集团董事局副主席兼恒大NEVS董事长蒋大龙等一行人,出现在位于瑞典特罗尔海坦的恒大NEVS总部。

这是许家印在收购英国顶级轮毂电机公司后,第一次带朋友参观他的新能源汽车事业发源地。5月30日,恒大宣布全资收购英国Protean。后者在新能源汽车制造领域,拥有顶级乘用车(如小轿车、SUV、面包车等)的轮毂电机技术。

熟悉汽车行业的人士知道,电机、电控、电池是新能源汽车的三大核心部件,而轮毂电机则代表了电机领域的先进技术。谁能掌握这项汽车驱动新模式,谁将有可能摸到那枚打开万亿新能源汽车市场大门的钥匙。

虽然去年中国汽车工业出现了28年以来的首次负增长,但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新能源汽车产销分别完成127万辆和125.6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59.9%和61.7%。其中纯电动汽车产销分别完成98.6万辆和98.4万辆,比上年同期分别增长47.9%和50.8%。

当一个总资产达万亿的地产企业,遇到一个具备万亿规模潜质的行业,以许家印这种“要么不做,要么做强、做大、做成功”个性,不会轻易拒绝尝试。

今年3月,许家印以5亿元控股荷兰e-Traction公司,率先获得了商用车(如公交车、货车等)的轮毂电机驱动技术。至此,恒大全方位包揽了轮毂电机技术,似乎距离那把钥匙更近了。

自从与FF分手,一心要迎新能源汽车进家门的恒大,不断相亲,陆续结亲。从去年11月份开始,除上述并购事件外,恒大在整条产业链的布局速度惊人:2018年11月6日,恒大集团斥资144.9亿元入股广汇集团;2019年1月15日,恒大旗下的港股上市公司恒大健康,以9.3亿美元收购瑞典国家电动汽车有限公司NEVS的51%股权并获得多数董事席位;1月24日,恒大健康以10.59亿元拿下卡耐公司58.07%股权,获得日本顶尖技术,拥有行业前三的动力电池产能;1月29日,恒大NEVS以1.5亿欧元与瑞典顶级超级跑车公司科尼赛克,组建成立合资公司(NEVS控股65%),获得整车研发制造能力。

据AI财经社非全口径统计,截至目前,在新能源汽车业务上,恒大已经落实的投资金额超过400亿元。

在许家印的心中,这一业务甚至在某些程度上与地产主业相媲美,5月28日,许家印聘请蒋大龙担任恒大国能新能源汽车集团董事长,后者正是早前被许家印收购的电动汽车公司NEVS的创始人。蒋大龙同时被任命为恒大集团董事局副主席,这是继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之后,第二位拥有该头衔的恒大高层。

一位接近恒大的业内人士透露,虽然在股权架构上,新能源汽车属于恒大健康,但在具体业务上,它和地产、旅游、健康一样,并列为集团层面的重点业务。

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透露,许家印在高科技方面的投入早在三四年前就已开始,不惜花重金挖人,在内部组建了一支非常强劲的科研团队。他曾在内部会议上表示,恒大也可以去研发游戏,但是没有必要,太小众了。

恒大砸钱造车:投资超400亿半年6次收并购,目标3年百万辆产能


恒大国能汽车车身制造项目研发中心施工现场 摄影/田晏林

02

找钱


想买就得有钱,在许家印“买买买”的造车激情正值沸腾时,恒大在市场的融资动作也非常频繁。

根据同策研究院统计的今年1-5月,40家房企的融资情况。中国恒大以403.55亿元的融资金额领先其他房企,斩获“融资王”称号。

财报显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恒大借款为人民币6731.4亿元,其中一年以内的短期借款为3183亿元,占比47.3%;一至两年的借款为1815亿元,占比27%,两至五年的借款金额1280亿元,占比19%,五年以上的借款金额为453亿元,占比6.7%。

公开资料表明,截至2016年末、2017年末和2018年末,恒大资产负债率分别为92.89%、83.52%和80.30%,虽然近三年负债率表现持续下降,但仍处于较高水平。

在募集说明书中,恒大称,负债率表现持续下降是因为公司通过引进战略投资者优化资本结构,减少资本支出,促进了经营利润增长,但随着公司房地产开发业务规模的逐步扩张,项目开发支出将相应增加,如果公司持续融资能力受到限制,或未来若房地产行业形势和金融市场等发生重大不利变化,较大规模的有息债务将使公司面临一定的资金压力。

从2006年初仅拥有300多万平米的土地,到2018年3.03亿平方米的土地储备,经历了比较凶猛的融资扩张,但也精准踩到了中国房地产飞速发展的周期。

一个笔名为“傲世浩天”的业内人士分析称,恒大在地价的低位以高杠杆扩张,虽然这种模式用外界的眼光来看近乎疯狂,但这种战略是一种卡位及圈地的运动。

超前的土地储备成就了恒大。在2018年的业绩会上,夏海钧表示,恒大的土地成本比较便宜,平均楼面价1680元/平米,目前项目销售均价突破1万元/平米,“扣掉1500块钱的精装修,利润也很好。”

不过从去年开始,恒大有意识地降低土地购买力度,减少拿地面积,收缩土地成本。

据中指院数据显示,今年1-5月,按照房企拿地面积统计,中国恒大拿地1040万平方米,远低于碧桂园的1980万平方米,排位在绿地、新城、融创之后。从拿地金额上看,恒大以191亿元,位列第18名,与658亿元、排名第一的碧桂园,相差了17个席位。

而在2017年1-5月,恒大曾以491亿元的拿地金额位列碧桂园、保利之后,在房企拿地排行榜上,名列第三。

恒大砸钱造车:投资超400亿半年6次收并购,目标3年百万辆产能


图/视觉中国

在夏海钧看来,土地价格是恒大创造核心利润的基础。2017年上半年,在还清了1129亿的永续债后,恒大在2017、2018年连续荣获地产行业“利润王”称号。2018年,恒大实现净利润722.1亿元,同比增长106.4%,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373.9亿元,略高于万科和碧桂园。

不过黄立冲表示,利润对企业还债没有太大帮助,不会减低偿债风险。“恒大有很多是物业重估的利润和非现金的利润。对企业而言,只有经营性现金流充沛,才能减低偿债的风险。”

现金流是企业的生命线。截至2018年12月31日,在恒大的财报上,现金余额为2012.4亿元。当时有业内人士指出,这部分现金除了保证公司维持正常发展不受市场变动影响外,更重要的是,能令其在新发展机会来时有足够的准备。

可是造车加还旧债,光靠这笔钱明显不够。融资成为恒大的首选路径。其实不只是恒大,今年以来,特别是前五个月,房企发债势头普遍凶猛。

中信建投证券分析指出,进入2019年,房企各主要渠道有息负债集中到期,借新还旧需求增加;且在货币政策稳健宽松的背景下,无风险利率下行,发债成本较18年下半年有所下降,房企融资因此收益,多家房企抓紧窗口积极发债,融资规模回升。

5月底,21世纪经济报道称,部分房企出现一些“地王”,已经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在住建部的指导下,央行与证监会将暂停部分房企的债券及ABS融资渠道。

尽管融资收紧主要针对房企拿地激进的问题,但标普认为,房企密集发债虽然能够缓解开发商面临的迫切流动性压力,改善其债务到期期限,但新增债务累积可能使其在日后面临更大风险。

03

平衡


在中国的房地产行业里,做开发商是一项风险系数很高的工作,而房企的转型似乎风险系数更高。

很多头部房企为了基业长青,开始把“鸡蛋”放在不同篮子里,分散风险。恒大造车如是,碧桂园、万科、融创、保利等企业的多元化发展亦如是。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魏杰曾表示,“多元化经营是有前提的,一是企业的主业已经发展到一个非常高的程度,市场占有率、技术水平、管理水平都无懈可击,产业的发展余地到顶,剩余资本还有一大坨,二是进入的领域必须是优势所在,二者缺一不可。”

综合来看,上述企业的探索路径大多围绕地产主业展开,而恒大却踏入了新领域。如果说杨国强的机器人还能代替建筑工人给碧桂园盖房子,那么许家印的新能源汽车对于恒大的房地产开发业务而言,又是怎样的存在?

恒大砸钱造车:投资超400亿半年6次收并购,目标3年百万辆产能


图/视觉中国

许老板或许在期待,如足球给恒大带来的荣耀,新能源汽车也能复制辉煌。然而,起步阶段的业绩不太讨喜。2018年恒大健康的净利润亏损了14.28亿元,其中汽车业务亏损了17.26亿元。首席财务官潘大荣认为,恒大的技术条件和资金实力够强,会比普通车企更早地实现新能源汽车的盈利。

在协纵策略管理集团创始人黄立冲看来,地产开发商和其他行业不同,转型失败率很高。去年底,进军汽车领域的万通地产,宣布终止收购新能源公司星恒电源。几乎是同一时段,合众新能源也将法定代表人从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更换为合众新能源创始人方运舟。

“地产公司是项目制,独立单元管理,缺乏大系统的协调经验,房地产企业老板很难管理制造型企业。”黄立冲表示。

可许家印不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布局新能源车产业,除了资金实力外,核心能力就是企业管理。“恒大1996年成立时七八个人,现在有14万员工。我们在新的产业基础管理方面的人才还是够的。在企业的制度建设和基础管理上也是心中有底的。恒大的执行力非常强,这还是来自于管理。”

早年经营的粮油、乳制品及矿泉水业务,让擅长管理的许老板,也有无奈的时候。三项业务面世不过三年,直到2016年全部出售时,未经审核的净负债总计为33亿元。

对此,许家印的解释是,“经过探索之后感觉到粮油、乳业、矿泉水一年销售几十亿,但恒大房地产业务年销售6000亿,完全是规模不匹配。”在他看来,恒大在产业选择上一定要“非常大”。

6月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生态环境部、商务部印发《推动重点消费品更新升级畅通资源循环利用实施方案(2019年-2020年)》。明确指出,不得对新能源汽车实行限行、限购,已实行的应当取消。

中泰证券分析认为,之前政府补贴大幅退坡,产业链共同承担降本压力,近期政策迎来边际改善,若取消限购,或将对2019年销量带来边际增量。

这次突围机会,脚踩钢丝的许家印是平安落地,还是半途折戟,似乎取决于他在技术、资金和市场上的平衡能力。


下载AI财经社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北京小犀快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17-2018 AI财经社

AI财经社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京ICP备17038761号

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