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分享

首页 / 焦点 / 正文

霍尔果斯大逃亡,4个月86家影视公司申请注销,东方迪拜严查空壳

文/裴晨昕 编辑/严冬雪 2018年10月10日



《伊犁日报》第6版的编辑苏敏见证了这场大撤退。

这是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党委机关报,对开8个版面,包括汉、哈萨克、维吾尔3种文字版本,是新疆三大日报之一。苏敏是汉文版的编辑,常驻第6版,版面主题是“新闻纵深”,日常新闻是“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聚焦三大议题”、“中国人工智能产品在法国科技展崭露头角”等国际范的重磅话题,是这份地方报纸的重要版块。

今年5月,崔永元发布那条引发税改风暴的微博后,苏敏的日常工作起了变化:第6版开始越来越多地出现“注销公告”。比如8月28日,常规新闻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整版公告,仅注销公告就有10起,包含5家影视行业公司,其中就有霍尔果斯欢瑞世纪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这是上市公司欢瑞世纪(东阳)影视传媒的全资子公司,后者在2016年成功借壳上市,旗下的领头艺人包括杨紫、李易峰等。欢瑞曾经辉煌,出品过《宫锁心玉》《宫锁珠帘》《大唐荣耀》等影视作品,请来杨幂、景甜、迪丽热巴等大牌主演。然而,近两年,欢瑞因年报疑点重重遭证监会立案调查,质押爆仓,面临退市命运。面对证监会问询,欢瑞给出了详细解释,其中透露:该公司出品的电视剧《天下长安》男主角张涵予的片酬达6000万元。

和欢瑞一样用“注销公告”占领了第6版的,还有上百家影视公司。伊犁州下辖几十个县市,但这些“注销公告”只来自其中一处:霍尔果斯。


01


8.83亿元罚款是多少钱?即便是中500万彩票,还需连中半年;对于年收入10万左右的普通人来说,哪怕不吃不喝,也需要从大禹治水时期开始攒起……

一时间,就连房屋销售平台的待售豪宅都被附上“明星甩卖凑钱”的解读。当下手头吃紧的明星不会只有一个。10月2日,国家税务总局下发《关于进一步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有关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指出,税务总局已成立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工作领导小组,从2018年10月开始,到2019年7月底前逐步规范影视行业税收秩序。

具体要求是:影视企业及相关从业人员自查自纠,补缴税款,期限是2018年12月31日。在此之前完成,能免予行政处罚,即免除税额50%到5倍的罚款,但仍需缴纳每天万分之五的滞纳金;超过期限、拒不纠正的则依法严肃处理。

针对影视公司的税务稽查正在加速。一篇名为《不要以为“刷脸”可以解决一切》的央视网评话锋直指避税区:“还需要提醒的是,前几年一些地方的税务部门打着配合地方政府招商引资的旗号,将刚性的税收规则当做了‘顺水人情’,客观上使一些地方成了某些明星的‘避税天堂’,扰乱了严肃的税务秩序。”


首当其冲的便是霍尔果斯。蒙古语“驼队经过的地方”,哈萨克语“积累财富的地方”的西部边陲新城还有两个更响亮的名号:“影视公司的避税天堂”、“中国的税收洼地”。注册在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有4000余家,其中不乏光线、华谊、乐视、华策等大牌,明星担任法人或高管的公司更是不胜枚举。冯小刚、吴京、邓超、李湘、黄晓明、吴秀波……每个处于风口浪尖的影视圈大咖都与这里有着千丝万缕的资本联结。

影视公司的批量进驻为这里带来名噪一时的风光与沙漠绿洲般的发展愿景,只是尚显脆弱的经济生态难以抵御突来的税收风暴。

山雨欲来。影视公司转身撤退,曾经的锣鼓喧天过后,只给这片土地留下一纸百来字的公告:“霍尔果斯XX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营业执照号XX。本公司将采取自行清算的方式申请注销,请债权人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45日内,持有关证明来我公司清理债权债务等事宜,逾期后果自负。”

5月28日,崔永元发布那条微博。从6月至今,据AI财经社不完全统计,共有86家影视传媒类公司在《伊犁日报》上刊登注销公告,包括徐静蕾、冯小刚等影视圈大牌名下企业。这些公司注册资本普遍在100万元到1000万元不等。

根据税收政策,在霍尔果斯注册的公司享受“前五年免征企业所得税”的税收优惠,经详细核查,AI财经社发现上述公司注册时间无一超过5年,均在免税期限内。这意味着,此次影视公司的大举撤离并非优惠到期后的正常转移。

形势变了。

02


隔一条南北走向的霍尔果斯河,霍尔果斯与哈萨克斯坦两两相望。这里距伊犁州首府伊宁市90公里,距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670公里,1881年通关的霍尔果斯口岸被誉为中国西大门,商贸历史悠久。隋唐时期,作为古代丝绸之路的核心要塞,霍尔果斯传输的物资无数。改革开放后,这里成为中国第一批对外开放的陆路口岸。

霍尔果斯口岸


作为共和国最年轻的城市,霍尔果斯方才4岁。2014年6月26日,国务院批复设立县级霍尔果斯市,定位集边境区、口岸城,商贸型、国际化特点为一体的综合性城市。实际上,吸引企业入驻的免税政策在独立建市前早已存在。

2011年11月,财政部、国家税务局颁布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提出201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在新疆喀什、霍尔果斯两个特殊经济开发区内新办的企业,只要在政策范围内,就能享受5年内免缴企业所得税的优惠。

边疆的这条政策出台时,正逢影视资本的高速增长期。2009年10月,华谊兄弟成功登陆创业板,以“中国电影第一股”的名号重启民营传媒资本上市热潮。紧随其后,华策影视、博纳影业等纷纷开启上市之路,明星站台,大佬背书,开市钟响,彩纸漫天。

2010年,博纳影业登陆纳斯达克,成为首家在美上市的中国影视公司。站在巩俐、施南生两个女人之间,博纳CEO于东感慨万千,“今天能够在纳斯达克上市,首先要感谢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感谢中国电影产业的高速发展让我们梦想成真”。

那是中国电影市场“大跃进”的一年,全国票房突破百亿大关,中国成为美、日、英、法和印度之后的世界第六大电影市场。《潜伏》之后,全年电视剧产量高达405部,约1.4万集。影视产业被视为中国资本市场最后一片金矿,资本纷至沓来。

《2014中国文化产业私募股权投融资分析报告》数据显示,2013年,影视行业以近28亿元的融资总规模位居首位,西南证券董事长崔坚直言“2014年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影视年”。

政策利好的霍尔果斯成为资本注入的豁口。4000家影视公司涌了过来,热土拱向了边陲。在霍尔果斯注册公司,不仅有税收优惠,还有IPO绿色通道。

2017年1月,证监会与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对符合要求的新疆企业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的,适用“即报即审、审过即发”政策。除了免除漫长的申报耗时,霍尔果斯还对成功上市者给予经济奖励:主板上市奖励200万元、中小板上市奖励100万元、创业板上市奖励50万元、新三板挂牌奖励30万元。

当地政府的办事效率颇为人称道。一位自称在霍尔果斯注册过几家公司,帮客户周转过几次资产的网友分享了自己的经历:在霍尔果斯,“股权投资(管理)公司从核名到完成银行开户,8个工作日就能搞定”。

官方数据映证了这位网友言论:2014年入驻霍尔果斯的企业还不足千家,到2016年便已突破了4000多家。仅2017年前两个月,就有1309家新企业注册落户,平均一天有20多家。截至2017年年底,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累计引进企业18675家,完成地区生产总值46.9亿元,公共财政预算收入22.8亿元。

2017年3月,《伊犁日报》的一篇报道“霍尔果斯迎来新一轮投资热潮”描述了盛况:

国产电影《火锅英雄》制作方之一为霍尔果斯青春光线影业有限公司;动画电影《大鱼海棠》制作方之一为霍尔果斯彩条屋影业有限公司。受到热捧的《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制作方之一也为霍尔果斯嘉行影视文化有限公司,除此之外还有《西游伏妖篇》《老炮儿》《北京遇上西雅图2》……在这些影片结尾中,都能看到“霍尔果斯某影视或文化传播公司”字样。


华谊出品、冯小刚监制并主演的《老炮儿》电影片头


03


“最近在网上流传,说霍尔果斯贡献了影视半壁江山,但是并不完全准确,应该是另外半壁正在来霍尔果斯的路上。”2017年5月,央视财经频道《对话》栏目就霍尔果斯进行专题报道,财税科技公司神州易桥董事长彭聪如是说道。

东有横店,西有霍尔果斯,是当时很多投资者对中国影视文化产业集群落地的格局划分。

偏远的霍尔果斯从来不是文化荒漠,卡拉乔克山下驻扎着著名的红歌连队——阿拉马力边防连。1963年,《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从这里诞生。时至今日,战士们一面守护着长达115公里的中哈国界线,一面高唱着代代相传的红色歌谣。

时代变化,当政府力求将霍尔果斯打造成“西北的深圳,东方的迪拜”,投资人高喊“错过了深圳、浦东?这一次别再错过‘东方迪拜’霍尔果斯!”在历史书中伴着风沙和驼铃出现的地名,开始活跃于电影剧集的片头片尾。

公开数据显示,2016年国产电影累积票房高达267亿元,其中注册在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参与制作发行的电影贡献了至少40亿。2017年,中国电影票房突破559.11亿元,全国新增银幕9597块;电视剧销售额达265.41亿元,同比增长79.38%。

光鲜数字的另一面,是资本的热火烹油之下,影视行业忍受已久的恶性循环:产能过剩,知名演员的作品更易受关注,粉丝也乐意为流量明星买单,明星片酬走向天价,留给作品的制作费用寥寥,质量不高,观众不满,影视公司薄利难撑,明星们盆满钵满。

在中国,演员片酬一般占总预算的5到8成,日韩的这一比例是2到3成。

当恶性现状超过承受极限,终会有人打破脆弱的平衡,拐点也将到来。

今年5月,崔永元的那条微博发布之前,霍尔果斯的影视传媒业也到达顶峰:共计4172家影视公司入驻,其中3000多家在过去两年间注册。


2017年,狂卷56.79亿元登顶票房冠军、超出第二名30亿元的《战狼2》背后,便有3家霍尔果斯的公司。主演吴京是霍尔果斯登峰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监事,在2016年10月28日做出更改前,吴京是该公司法人。

这家公司的注册地址是新疆伊犁州霍尔果斯市亚欧路商贸中心三楼30454号,在亚欧路商贸中心,仅同处三楼的便注册有174家公司。

在霍尔果斯可观的注册公司数后,是大量“空壳企业”:仅有营业执照,无房无地,鲜有甚至没有固定资产和员工入驻,企业业务长期委托当地代理公司处理。这些没有实际业务行为的企业除了享受税收补贴,为霍尔果斯当地带来的收益微乎其微。整顿势在必行。

2018年1月1日,霍尔果斯首部地方性法规《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条例》正式实施,强调优惠政策要符合规范,要为霍尔果斯经济脱虚向实保驾护航。

《条例》实施一周后,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管委会、霍尔果斯市人民政府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条例的落地情况:

当地公安局、国税局、地税局、中国人民银行等相关单位启动了专项打击活动,对涉嫌违法犯罪的企业进行排查甄别和处置,其中,税务局重点处理了一批代理公司,或令其暂停办理涉税业务,或对开具发票存在异常情况的多家企业作出移送稽查的处理;还将58名财务负责人、办税人员列入了涉税高风险人员名单,并停止办理涉税业务。


那段时间,《伊犁日报》报道:州人大代表、伊犁福莱尔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春梅认为,国家设立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后,给予了很多优惠政策,促进了霍尔果斯的快速发展,但也有些企业总想钻政策的空子,偷税漏税,扰乱了正常的市场秩序。

前述的一址多照,恰是此次整顿的一个关键点。《条例》要求企业必须实体落地,有一定面积的办公场地和办公人员,并为员工缴纳社保,还要拿出企业所得税减免的20%用于当地投资,并缴纳保证金等。

是投入成本,做出改变,还是转身离开?去留之间,大大小小4000多家影视公司自有权衡。

2018年9月10日,吴京的霍尔果斯登峰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变更了营业场所,从那个同时承载174家公司的注册地址迁出,企业从业人数也从1人增至3人,并将“影视投资管理”从经营范围中去除——这是一项容易与资本运作、腾挪转移税金联系在一起的业务。

3天后,媒体曝出消息,《战狼2》将在9月19日到10月19日重映。

吴京


也有业内人公开高调发声,表示出走并非为逃税。《铁齿铜牙纪晓岚》《一起去看流星雨》编剧汪海林在国庆假期发布微博,表示霍尔果斯最近几个月无法正常开发票,很多影视公司无法拿到回款,才无奈离开。

汪海林的另一身份是霍尔果斯喜多瑞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该公司是北京喜多瑞影视制作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汪海林持股25%,是法人兼董事长。

AI财经社核实确认,今年7月初,霍尔果斯确实修改了发票规则。一条“每月购买发票量核查标准”显示:每月购买发票额度与实际经营场地面积,实际配备办公人员数量,霍尔果斯社保缴纳人员数量挂钩。这些规定,与前述禁止一址多照、要求空壳公司实体落地的要求一脉相承。

供职于上海某会计事务所的李先生向AI财经社表示,他们在霍尔果斯开有分公司,直接从当地税务局那里收到了这项发票标准,霍尔果斯已经执行此标准数月。


“情况确实很严峻,如果没有什么业务往来的话,我建议你注销掉。”李先生对一位前来咨询的影视公司负责人语气坚定地说道。

开票慢、回款难确是霍尔果斯注册公司面临的一大问题,一位知情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两个月前注册在霍尔果斯的供应商反应暂时无法开票,要等4、5个月,“所以后来只得改签合同主体,不用注册在那边的企业了”。

针对发票问题,汪海林直言“行业性的资金短缺是由于出现了霍尔果斯黑洞,这几个月,大批编剧、导演、演员处于失业状态,行业休克了”“再困难,对大编剧没什么影响,对小编剧也没影响(形势好的时候他们也拿不到钱反正都一样),影响最大的是有一定经验的中游的编剧,失业率最高”。“失业编剧路过。”在其微博下,有人回复。

如此高调的发声并不常见,更多的公司选择默默注销。

04


今年4月,武打明星赵文卓受邀成为霍尔果斯形象大使,与妻子一同现身,在完成“品尝烤全羊、与界碑合影、为活动站台”等行程之余,他还亲自到税所认证公司。活动照上,在一众领导的陪同之下,戴着墨镜的赵文卓笑容显得拘谨。

赵文卓与妻子张丹露


次月,赵文卓夫妻全资持股的霍尔果斯万奇影视传媒有限公司也变更了地址。

一份落款为“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招商局”的红头文件开始流传。文件内容显示:为推动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健康发展,霍尔果斯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要求规范和整顿企业注册行为,暂停为不符合注册要求的企业办理注册手续。

规定正逐一落实。 “都在彻查,可麻烦了,很多注册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都要亲自去,财务也是一趟一趟跑。”一位知情人士向AI财经社介绍。

面对整改,规模较大的企业多选择积极适应,按规则迁址雇员,积极落地,继续享受税收优惠。据网易号外报道,光线、米未等规模较大的影视文化公司均已实体落地,且从当地聘请了大部分员工。由于没有开展实际业务,这些招聘进来的员工除了例行应对检查外,其余时间多无所事事,只得玩手机、玩电脑。

一方面,房租和人力成本上涨;另一方面,查税补税风暴来临,更多的小型公司简单粗暴地选择了出逃。

6月14日,霍尔果斯春暖花开影业有限公司公布注销公告,该公司的母公司是北京鲜花盛开影业有限公司,徐静蕾任监事,其父徐子健为法人兼执行董事,注册资本300万元,实缴资本却只有10万元。

7月19日,注册时间不满2年、冯小刚任经理的霍尔果斯美拉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也公布注销公告,2017年8月变更前,该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王忠磊。冯小刚、王中军和马云都是该公司的最终受益人。

4月刚成为“霍尔果斯形象大使”的赵文卓,在5月完成变更公司地址的安全动作后,最终仍在7月23日选择申请注销了夫妻名下的那家公司,在次日,成为《伊犁日报》第6版上13则注销公告中的一员。

不是想走就能走的。据AI财经社不完全统计,6月1日至今,4个月间,霍尔果斯共计86家影视文化公司登报提请注销,实际成功注销者仅2家,占比0.02%。

霍尔果斯行政服务中心


事实上,登报公告只是注销流程的一小步。按照《公司法》规定,第一步是成立清算组,并向工商局备案,预计耗时5个工作日;登报公告是第二步,一般耗时2到3个工作日;真正困难的是下一环节的向税务局注销,审核时间长达3到6个月不等。

从开始调查到公布结果,女星涉税问题核查耗时近4月。登报公告的这些公司,多久才能查清账本,成功突围?

注册容易注销难。不仅是霍尔果斯,全国都是如此。

“风头正盛,影视电视广播相关行业的,压根不给注销。”叶青(化名)在杭州的一家公司任财务法务专员,今年,她的公司业务调整,想要暂停影视相关业务,便开始着手办理注销,却撞上了影视圈税收整改。尽管她的公司实际从未开展过这类业务,也因为经营范围内注有影视相关,今年年初提起的注销流程至今卡在税务局,“一拖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去。”

AI财经社咨询了几家公司注销代理机构,他们给出的口径大体一致:现在难,将来更难。行业流传着一种说法是:明年1月到3月(可能是更长的时间)税务改革将加大,届时所有公司都暂停注销,其中影视公司可能被拎出来特别盯梢。

种种话术都暗示着仍在观望迟疑的咨询者——要撤出?趁早。

确有嗅觉灵敏者先人一步,在霍尔果斯的整顿《条例》实施当月,就有影视公司开始撤出,最早的注销公告发生在《条例》实施后9天的《伊犁日报》上,1月10日,霍尔果斯星美圣典演艺经纪有限公司、霍尔果斯市吴氏影视有限公司登报注销。此后数月,有五六家影视公司陆续零星出现在这个版面。

5月28日,崔永元发布阴阳合同、天价片酬微博,此后注销开始日益密集,《伊犁日报》第6版变了样。

8月28日《伊犁日报》截图


一位L姓知名明星的经纪人告诉AI财经社,他们正在抓紧注销明星名下的几家工作室,不在霍尔果斯,但在另一税收优惠的小城,用来运作周转,注册资本仅1万元。

“从网络传言看,还有个别影视明星的所作所为并不在范冰冰之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且等下一个。”10月3日,央视网评如是说道。

霍尔果斯还剩下什么?谁又是下一个霍尔果斯?可以确定的是,国庆长假结束,苏敏开始上班,他值守的《伊犁日报》第6版会更热闹。在那个城市,曾有4000余家影视公司,当初来得多热烈,现在走得就有多决绝。


下载AI财经社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北京小犀快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17-2018 AI财经社

AI财经社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京ICP备17038761号

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