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分享

首页 / 焦点 / 正文

上海首富AB面:3.8万起家如今身价617亿,娶美女播原配仍公司任职

文/吴晓宇 编辑/祝同 2018年07月11日

连续任职23年后,身价617亿元的上海首富郭广昌又卸下了一个重要职位。

7月10日,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开系统显示,郭广昌退出复星医药董事会,并已于7月4日正式完成工商资料变更。

复星医药方面回应称,此次调整属于公司正常调整,对复星国际及复星医药的正常管理、生产经营和董事会正常运作等无不利影响。未来,郭广昌先生将更加聚焦在复星国际层面的任职,专注于复星的战略制定、重大项目和业务机会推进等工作。

事实上,自去年开始,郭广昌就卸任多家旗下子公司职务:2017年8月,郭广昌退出上海复星健康产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名单;9月,上海复星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从郭广昌变更为陈启宇;11月,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工商信息显示,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长从郭广昌更换为陈启宇。

业内分析认为,郭广昌退居二线意图明显。去年11月,辞去复星高科董事长一职时,郭广昌曾公开表示:“复星的规模也越来越大,我和阿汪需要有更多的精力、更集中的时间专注于复星的战略设计、重大项目推进和组织人才持续优化。所以我们做出了一个决定,即重新梳理我和阿汪在所有子公司层面的任职,原则上把这些职位都让给更加年轻、国际化的复星同学们。”郭广昌所说的阿汪,指的是复星国际CEO汪群斌。

把3.8万元变成1亿元

郭广昌曾说:“1992年市场改革以后,创业到现在的感受就是很忙很辛苦,但就像一团火焰,燃烧着,很痛快。”

今年51岁的郭广昌是92派的代表性人物。26年中,他将复星从一间只有一台386电脑的小办公室,变成目前管理2300亿元资产的巨型商业帝国。对于这段外界眼中貌似顺利的发家史,郭广昌如此认为:“复星最大的成功就是抓住了机遇。”

于郭广昌而言,第一个机遇是放弃复旦教师,踏着改革浪潮创办企业。1985年,郭广昌考入复旦大学哲学系。大学毕业后,他在学校团委过了几年安逸的日子。但是时间长了,郭广昌不由思考,“这股变革的浪潮已开始袭卷中华大地,而我仍在纯粹的‘修身’,我的未来当在何方?”

彼时,从商的想法在其心中萌芽,“我对自己的期望也没多大,想着至少能通过商业改变自己家的生活条件,达到“齐家”的境界,就知足了”。

一次活动,郭广昌和比自己低两届的老乡梁信军碰到杨浦区科委主任,得知邓小平南巡讲话后个人可以办企业。于是,他敲定主意从商。郭广昌借了3.8万元,和同校4位同学凑足人10万元,于1992年11月,注册了广信科技咨询公司,做起了咨询生意。公司开在一间不足15平方米的小平房内,最显眼的家当是一台386计算机,“公车”是一辆28式的大横梁自行车。

那一年,25岁的郭广昌骑着自行车穿梭在上海的大街小巷,为企业做市场调查报告。他所接的第一笔大生意来自元祖食品。

那时,刚刚进入上海市场的台湾元祖食品公司发布招标公告,遍寻咨询公司出谋划策。一番激烈的角逐后,广信竞标成功。一个月后,郭广昌和他的团队完成了调查报告,其中一条建议是:降低月饼的甜度。这份报告颇受对方欣赏,当即拍板,在原有28万元的合同上追加2万元调研费。

随后,太阳神、乐凯胶卷、天使冰王等品牌纷纷找上门。就这样,到1993年6月,广信的账目上存了整整100万元。郭广昌也借此掘到了第一桶金,初步完成从教师向商业实践者的转身。

1993年前后也是保健品异军突起的年代,郭广昌推出了保健品“咕咚糖”。然而,产品因市场表现不佳,让郭广昌几乎亏光了积蓄。

郭广昌再此寻求新机会——帮人卖房子。为了把一些“海归”的家庭情况摸清楚,他跑到上海出入境管理部门去查,然后把买房广告送上门,这些“土办法”让广信赚来了第一个1000万元。

同年,广信更名复星,毕业于复旦遗传工程系的复星“五剑客”中的汪群斌、谈剑、范伟也在这时陆续加入。汪群斌研究出一款新型基因诊断产品—PCR乙型肝炎诊断试剂。复星随即展开其生产销售,赚到了第一个1亿元。此后,公司的业务重点,也逐渐转向以基因工程为主体的现代生物医药。

面对颇为顺利的“造富神话”,坊间有诸多猜测,郭广昌回应道:“第一个100万是靠咨询赚到的,靠知识赚钱;第一个1000万是房地产营销做到的;第一个1亿是靠生物制药赚来的;而第一个10亿是通过资本与产业相结合达到的,复星发展的轨迹实际上非常清楚,怎么会是神话呢?”

直接、间接控股100多家公司

郭广昌的第二个机遇是改制。他曾感叹道:“1986年,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将一张股票赠予来访的时任美国纽交所主席约翰·范尔霖先生,以表示要将上海打造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决心。那个时候我绝对想不到在12年后,复星会成为上海首家上市的民营企业。”

那时,IPO所实行的是总量控制的审批制。上海市政府以及计划委在听完复星的汇报后,对这家大学毕业生创业投入医药自主开发公司评价很高。为了支持上海本地科技民营企业发展和出于对大学生创业的扶持,上海市政府将一个IPO资格给了复星。

1998年6月25日,改制后的复星实业(后更名为复星医药)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募集资金3.5亿元。也就在此时,郭广昌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了资本“四两拨千斤”的魔力。同年,郭广昌成立上海复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复地集团前身),涉足散发暴利气息的领域。

接触资本市场后,郭广昌不断寻觅各种投资机会。在其带领下,复星开始两条腿齐步跑,一边深耕医药产业,一边做产业投资。但那一时期甚至至今,真正让郭广昌名声大噪的,是投资这份事业。

“郭广昌异于其他高手的地方在于,众多资本运作都不乏前期鼓噪宣扬,而郭广昌更像一只善于隐匿的猛狮,不动声色地潜伏,一旦见其爆发,瞬间已经猎物得手。”有人如此评价。

从2003年开始,郭广昌在资本市场上进行了几场以小吃大的收购秀,很多都抓住了行业周期的低谷。比如投资招金矿业时,黄金价格还停留在400美元,2005年招金矿业香港上市后,金价已经飙升至600美元,作为第二大股东的复星,投资价值增长了10倍。

同样,在购买海翔药业时,复星只投入了不到3000万元,两年后,海翔在A股上市,投资回报增长了11倍。

郭广昌的投资版图持续扩张,复星相继进入了医药、地产、信息、物流、钢铁、零售等多个领域,先后投资了复星医药、复地、豫园商城、建龙集团、南钢联、招金矿业、海南矿业、永安保险、分众传媒、Club Med、Folli Follie、复星保德信人寿等企业。2007年,以产业投资为核心业务的复星国际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

据金融界报道,截至2016年,复星直接和间接控股的公司已超过100家,在全球资本市场入股控股的企业多达35家上市公司,总市值约为人民币8517.86亿元。

“投资是在跟自己的人性作斗争,这个人性就是贪婪,当别人都非常紧张的时候你可以勇敢一些,当别人都觉得很想买东西的时候你要更慎重一些。” 深谙哲学思辨的郭广昌总结道。

在金融领域有两大“造血”机构——银行和保险。期间,郭广昌也把复星的投资变为了“保险+投资”的双驱动,坐拥8家险企,这是他为复星持续稳定增长装的安全带。

2016年8月,郭广昌旗下的上海复星高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于8月8日通过集中交易方式购买了新华保险55万股H股股份,约占其总股本的0.02%,至此复星系构成对新华保险的举牌。

除了新华保险,复星系还参股了永安财险、收购葡储蓄总行下属保险集团80%的股份、收购美国劳工险公司Meadowbrook等企业。因为巴菲特也是“保险+投资”,郭广昌渐渐被外界戴上了“中国巴菲特”的名号。

“二婚”陷舆论危机

从2011年开始,郭广昌一直推荐一本书——《扯淡论》。

当媒体问及他为何看这本书时,郭广昌这样回答:“因为我们的生活里不仅有谎言,更充斥着大量的扯淡。撒谎的人,至少认为自己知道事实,只是不愿意说。扯淡的人虽然不撒谎,用些无关痛痒的言辞掩饰自己,但他们对探究事实的漠然态度同样危害很大。”

不知与《扯淡论》相遇的郭广昌是否有相见恨晚的之感。作为“92派”创业者中的少壮派,他冒险突进的风格,也让他身陷“德隆第二”、“失联”、结婚离婚再结婚等风波,多次受到舆论攻击。

2004年5月,德隆崩盘。与德隆相似,复星也涉足金融和实业、拥有多家上市公司、大举收购。复星成为众矢之的,外界纷纷猜测,下一个倒下的就是复星。

2015年12月10日,郭广昌失联。下午4点后,一段微信对话截屏引发的消息,经由微博、微信的广泛传播,在一两个小时内传遍整个金融圈。如市场所料,11日早,复星系7只股票集体停牌,新三板公司ST复娱(上海复娱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亦公告暂停股票转让。值得注意的是,复星国际停牌公告最后的签字人,由惯常的公司董事长郭广昌,变为副董事长梁信军。

随后,他出人意料地准时出席了复星2015年年会,会场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持续了将近2分钟。这是“失联”3天后,郭广昌没有事先预告的第一次露面。

3天时间,郭广昌神秘失联,又神秘回归,仿佛资本市场一出大戏。这之后一个更糟的结果是,2016年6月,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宣布将复星的评级展望由稳定降至负面。快与慢、负债率也成为今年媒体采访中对他提问最多的问题。

郭广昌身陷的另一舆论风波是再婚。郭广昌前妻为复星五位创始人之一的谈剑,她1993年毕业于复旦大学计算机系,是比郭广昌小四届的学妹,谈剑入学时,郭广昌刚从一个穷学生变成校团委的穷老师。而谈剑为复旦大学原副校长、现代遗传学奠基人谈家桢的孙女,据说这桩婚姻并没有得到谈家人看好,是她偷出户口本与郭广昌结的婚。

2008年,机械工业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复星传记《昌运复星》,对于他们离婚的原因,这本书介绍,因为谈剑无法生育,刚开始,郭广昌的态度是不管多难都要珍惜,但他的老家把生儿育女看的很重,跟母亲坦白后,“炸开了锅”。

离婚后,郭广昌与上海电视台主持人王津元结婚。《昌运复星》写到,“郭广昌深知,今生欠下的债只有来世再归还,父母的养育之恩让他不得不忍受在婚姻中受伤的痛苦”。作为补偿,谈剑始终是公司股东之一,现担任复星集团监事长、星之健身俱乐部董事长。

后来,前妻谈剑成了素食主义者。“不要再说祝福的话,曾经恨你,不懂得争取只是一味放弃。原谅你,是迫不得已。”谈剑写道。

在2016年1月15日“道农会”当天举办的私享活动中,郭广昌曾说道:“我们这些老男人,都会有很多感情经历,但我们一定坚信有美好的爱情和美满的婚姻。我们老男人会有很多挫折,但我们一定相信有正义和进步。我们穷过,我们富过,我们有过挫折,经历越多,我们这些老男人一定相信,最宝贵的财富不是钱,是朋友。”

郭广昌的朋友圈少不了江南会、泰山会、华夏同学会、中国企业家俱乐部,浙江老乡马云是其“好伙伴”。

2014年7月,阿里处于赴美国IPO的关键时期,却遭到多方质疑。郭广昌在复星发布会上力挺马云,称马云未来的目标是做到10万亿的企业,有能力代表中国在企业这个舞台上参加“世界杯”,“给马云和他的团队多点时间,多点宽容吧。我想他一定会做好的。”

海外买买买的“海淘第一人”

2010 年,复星以约 2.1 亿元的价格入股全球最大的旅游度假连锁集团 Club Med" 地中海俱乐部 ",获得 9.35% 股权。

彼时,地中海俱乐部已经连续5年亏损,郭广昌曾评论:“对于来自中国的我们,陷入困境中的董事会同意让我们以小股比参股,但要帮助他们进入中国市场。因为说起旅游产业,当时的我们不及他们专业,但要说中国市场,我们多年产业运营所积累下的知识和资源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无价之宝。”

2010年,在复星入股后六个月,其成功帮助地中海俱乐部在中国黑龙江的亚布力开出第一家度假村,“之后我们再接再厉,继续帮助他们在中国扩张,中国游客数高速增长,很快中国便成了其法国之后的全球第二大市场”。

与此同时,复星继续做大海外文旅业务的规模。2015 年,复星联合 TPG(德太集团)以 15 亿美元收购加拿大太阳马戏团 80% 的股权,其中复星占股 25%。交易完成后,复星获得了太阳马戏团中国地区业务的主导权。同年,复星以 9185 万英镑的对价认购英国旅游集团 Thomas Cook 5% 股份,之后增持至 8.2%。

根据福布斯富豪榜最新数据显示,郭广昌身价为9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17.76亿元,是上海首富。

对于公司业绩,郭广昌在今年6月接受正和岛的采访时总结道:“从当初3.8万元的启动资金到今天超过5300亿的总资产;我们的净利润已超过130亿人民币,过去五年保持了平均29%的高速增长;复星的净负债率仍然低于50%,财务实力强健;现在的复星已位列福布斯世界500强之416位。”

与创业初期的低调不同,如今,51岁的郭广昌还会尽量抽出时间去给自己投资的企业站台,也会在当下最火的手机直播平台上露露脸。


下载AI财经社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北京小犀快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17-2018 AI财经社

AI财经社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京ICP备17038761号

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