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分享

首页 / 焦点 / 正文

火箭少女101罗生门:腾讯店大欺客,还是经纪公司客大欺店?

文/杨雅芳 编辑/严冬雪 2018年07月10日

通过《创造101》出道的11名女孩,这个夏天关注最高的胜利者,再次走到了人生事业的十字路口。火箭少女101出道仅半个月,塑料姐妹情还未来得及培养起来,有些成员可能就将面临离别,甚至被传整个团都有可能解散。

火箭少女101原本应于2018年7月11日,在北京水立方举办出道暨首发单曲发布会,正式作为“火箭少女101”开始新的征程。但是,7月8日晚23时38分,11名成员的粉丝应援站先后发布联合声明称,接到官方通知,因不可抗力导致发布会无法如期举行,改订日期需等待官方后续通知。

截至发稿,火箭少女101官方未作出任何回应,腾讯和经纪公司则各持一词。

两团并行还是割裂式合约

发布会推迟后,很快有爆料称,发布会延迟是由于团内部分成员的原经纪公司希望成员能够兼顾原团行程,但双方意见未能统一。爆料直指乐华娱乐希望旗下艺人孟美岐和吴宣仪两团并行,同时参加火箭少女101和宇宙少女的活动。更有人称,因双方无法达成共识,乐华娱乐直接扣下孟美岐和吴宣仪,不让两人与腾讯方面见面。

孟美岐与吴宣仪在《创造101》中分别以第一名和第二名和好成绩出道,两人同时也是宇宙少女组合的成员。该组合于2016年2月由韩国娱乐公司Starship与乐华娱乐共同推出,包含3名中国成员和10名韩国成员,主要在韩活动。此前,宇宙少女中国成员程潇曾作为导师,出现在节目《偶像练习生》中。

6月24日,火箭少女101成团的第二天,Starship通过韩媒声明,宇宙少女和火箭少女101的活动并行,今年下半年孟美岐和吴宣仪会以宇宙少女的身份活动。6月25日,新浪娱乐就这一消息向腾讯平台求证,腾讯视频相关负责人表示,所谓的同期活动为假消息:”我们绝对和她们签的是全约。这两年她们所有的活动都是由我们安排,不可能参与其他团队活动。”

6月29日,网友发现孟美岐和吴宣仪的微博ID被修改,二人原ID中的“宇宙少女”去掉,前缀改为“火箭少女101”。此举似乎印证了腾讯方面的说法,二人未来两年只在火箭少女活动,不参加其他团体形成。

7月9日下午,又有人爆料称,孟美岐和吴宣仪即将与近期飞往韩国,航班信息已出。AI财经社通过相关人士查询,截至发稿,二人并未预定飞往韩国的航班。

据宇宙少女韩国官方粉丝站公布的行程,2018年7月14日,宇宙少女将在韩国参加一场拼盘演唱会,但程潇、孟美岐、吴宣仪三名中国成员缺席。

今年5月,《创造101》总制片人、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马延琨告诉AI财经社,《创造101》节目结束后产生的偶像团体将由企鹅影视与哇唧唧哇联合运营,为期两年。在这两年期间,女团成员的的全约签在企鹅影视,接受企鹅影视的管理和经纪约的执行。

由于大部分参加节目的女孩都有原经纪公司,在马延琨的构想中,企鹅影视将与原公司合作,共享收益,但管理和运营是由企鹅影视和哇唧唧哇操作。

马延琨明确表示:“这点在每一位进入101节目的时候,我们已经跟他们原有的经纪公司进行了非常严密的合约条款的限定。”这些成员将与其原经纪公司进行两年割裂式合约,以101女团的团体活动为重。

马延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当时说服参加《创造101》的公司接受两年的割裂式合同是一个困难的过程,但最终各家公司还是达成了一致的意见,觉得当下中国的市场是需要合作的。

由目前局势看来,情况与马延琨所说并不一致。在是否实行割裂式合约这一点上,部分原公司仍与腾讯方面存在相当大的分歧。除乐华娱乐两名艺人以外,网传段奥娟、紫宁、Sunnee背后公司也有意让艺人同时参与腾讯与自家公司的活动。

腾讯这么好,为啥不合作

传闻愈演愈烈,至7月9日,有粉丝曝出与黄牛票务聊天截图,截图中黄牛表示,发布会不是延迟,而是取消,8月份的所有活动也都取消了。该黄牛称:“火箭少女已经散了,以后都不活动了。”

按照原定行程安排,火箭少女101将于8月在全国各地举行数场见面会,目前尚未有官方消息通知见面会活动取消。

杨超越的经纪公司闻澜文化CEO寿玮达乡向AI财经社表示,不论其他公司是否撤退,闻澜愿意与腾讯继续合作。寿玮达称:“腾讯这么好,为啥不合作?”

中樱桃文化CEO张展豪表明同样态度,他告诉AI财经社:“我和我的公司肯定支持腾讯的,我也相信腾讯有能力有实力解决好。”中樱桃是闻澜文化的母公司,杨超越之前所属的女团CH2就是由这两家公司合作推出的。

对此有网友调侃,如果乐华娱乐的孟美岐和吴宣仪退出火箭少女,那么以第三名出道的杨超越将成为新的C位(表演等行程中站在舞台的中央),杨超越或成最大赢家。

除此之外,AI财经社就火箭少女发布会延迟一事,向各成员原经纪公司询问情况,但截至发稿,只有杨超越所属公司给出回复,其余女团老板均默不作声。

不同公司有不同的情况,以闻澜文化为例,这家公司面临的状况与孟美岐、吴宣仪的所属公司乐华娱乐截然不同。

闻澜文化旗下运营团体只有CH2一个。2016年,闻澜承办CEST中国电子竞技娱乐大赛全国高校联赛,在全国范围选拔赛事宣传大使“球球宝贝”。最终,8位女孩从2000余名在校女学生中脱颖而出,签约闻澜文化成为“球球宝贝”,杨超越就是其中之一。

2017年初,在中樱桃进行一系列舞蹈、音乐等方面的培训后,“球球宝贝”正式更名为CH2。据CH2官网介绍,该团队的成员并未正式出道。也就是说,时至今日,昔日CH2的8名成员,只有杨超越一人成功出道,其他人的身份更类似练习生。

在CH2成立的一年多时间里,大部分活动是商演站台,助威电竞赛事,参加China Joy。成立至今仅发布三首单曲,在《创造101》开播前,三首歌曲在网易云音乐上的评论加在一起都不超过100条。

据此前AI财经社报道,闻澜文化没有培养女团的经验,完全是摸着石头过河,一直以来也未能给旗下女团提供合适的资源及平台。对他们来说,腾讯平台所具备的优质运营能力和资源是他们所渴求的。

另一方面,CH2女团在此之前公众认知度非常低,没有像样的作品,目前所有的热度,都来自于《创造101》和杨超越。对于闻澜而言,维持CH2原有团队人员,不是一件必要之事。

2018年6月28日,CH2成员关丹发布微博:“CH2没了不怕。我们的梦想还会坚持。公司不想做女团了不怕。我们依旧会坚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次日,闻澜文化通过CH2女团官方微博发布一则练习生招募令称,在接下去的一段时间内,CH2练习生人员将会有调整,CH2品牌及运营理念会继续保留。

目前,CH2之前8位练习生中,只有唐艳茹一人的微博ID仍然保留CH2的前缀。除了杨超越以外,同期参加《创造101》的双胞胎姐妹仍然保持着参加节目时的ID,其余四人均已更换微博ID,其中范悦将自己的简介改为:前CH2偶像女团成员。

限定团的困境

像火箭少女101这类由来自不同经纪公司的艺人组成、在进行1~2年活动后解散的组合,在韩国早已有之,被称之为限定团。在火箭少女101之前,原版节目《Produce101》与爱奇艺网络综艺《偶像练习生》中诞生的团体组合都是这样的限定团。

节目爆火之后的热度与流量,没有谁不想来分一杯羹。各家经纪公司最迫切的是,如何能够借助节目红利迅速变现,将对公众对限定团的关注,转移到自家团体身上。

早火箭少女101出道两个多月的Nine percent曾经历相同的情况。2018年4月6日,《偶像练习生》落下帷幕,9人男团Nine percent出道,由北京爱豆世纪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运营,限定活动时间为18个月。爱豆世纪注册于2018年3月23日,爱奇艺出资275万,占股55%,法人代表是《偶像练习生》总制片人姜滨。

据新浪娱乐报道,《偶像练习生》在录制前与各家经纪公司签署了“共享经纪约”,但条款内容相对松散。在Nine percent出道后,爱豆世纪向各大经纪公司追加了数十页条款,但至今仍未得到各家认可。

4月7日,《偶像练习生》收官的第二天,乐华娱乐携旗下七位练习生前往泰国拍摄广告。这七人都参与了《偶像练习生》节目,被网友称为乐华七子,其中范丞丞、朱正廷和黄明昊三人成功出道,成为Nine percent成员。

当天,Nine percent全团成为手游《消除者联盟》的游戏大使,但十天后公布的宣传物料中,并没有乐华三位出道成员的身影。除此之外,乐华三位成员还缺席了另一支团体代言:伊利味可滋。

与此同时,尚未拥有正式组合名的乐华七子已经开始密集活动:携程和OLAY的代言、三本杂志的拍摄、crocs品牌发布会、Adidas neo的活动。

5月15日,网友发现,三位乐华成员的微博认证去掉了“Nine percent成员”,改为“乐华娱乐旗下艺人”,引发退团猜想。但次日早晨,三人又把“Nine percent成员”加了回来。

6月21日,乐华七子的首张音乐专辑上线,也标志其作为乐华男团NEXT出道,随后,NEXT的见面会及巡演也列入日程。

时至今日,出道两个多月的Nine percent却少有完整合体,预计5月上线的团综仍不见综艺,出道后连一张单曲都未曾发布。

韩国《Produce 101》也曾面临相同的困境,第一季节目推出女团I.O.I出道不到两个月,就不得不以7人小分队的形式活动。JellyFish的三名成员回到原公司组建新女团活动,Starship的俞琏静加入宇宙少女,直到最后一张专辑才以11人的完整体再度出现。

吸取第一季的教训,节目第二季早早与各家经纪公司约定为期两年的经纪约。据韩媒报道,制作方Mnet规定,最终出道的练习生在两年的活动期间,必须服从Mnet旗下公司YMC的管理安排,削弱原公司的管控。《Produce 101》第二季推出的男团Wanna One至今出道近一年的时间,再无I.O.I的尴尬情况出现。

从平台方角度出发,必然希望节目打造出的团体能够按照自己的安排运营。参考已有案例,以团体的形式活动,才是实现平台方利益最大化的最佳方式。

7月10日中午,火箭少女101官方微博发出一组11名成员练习照片,配文称:“纵使实现梦想的路上布满荆棘,但只要11人集结便能力克困难蓄力起航。”


下载AI财经社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北京小犀快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17-2018 AI财经社

AI财经社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京ICP备17038761号

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