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分享

首页 / 焦点 / 正文

中兴在美解禁,学华为雇美国合规员,等待5G翻身有人要抄底

文/唐煜 编辑/赵艳秋 2018年06月14日

作为中国最大的通信设备上市公司,中兴通讯的劫后余生将是标本式的教训。而在当下的“贸易乱世”中,仍有诸多不确定因素,让中国企业可能遭遇种种变数。

中兴复牌首日,6月13日上午,中兴通讯部分员工参加了公司组织的会议。会议对中兴通讯与美国达成的新和解协议进行了宣贯。“没有特别新的内容,和之前报道出来的一样。”一位中兴通讯员工对AI财经社说。

但一些员工对公司的遭遇明显感到委屈。“这是中美贸易战,中兴被拿上牌桌当筹码。”

前一天晚上,员工已经通过公司发布的公告,获悉与美国商务部达成和解协议的具体内容。这份协议的焦点是“换人”和“罚款”。根据协议,中兴通讯在7月8日前更换该公司和中兴康讯全部董事会成员,解除高级副总裁及以上所有领导的合同。AI财经社统计,涉及人员在30名左右。

中兴通讯还要支付合计14亿美元的民事罚款,其中包括:在BIS(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签发2018年6月8日命令后,60日内一次性支付10亿美元,以及90日内支付至由中兴通讯选择、BIS批准的美国银行托管账户额外的4亿美元罚款。如果监察期内中兴通讯遵守协议,届满后4亿美元罚款将被豁免支付。

几天前,中兴员工还收到一封内部信,称此次美国禁令给公司造成巨大损失。信中分析本次事件原因时提到,直接原因是少数几名干部和员工的工作过失所引发,要求全员对事件进行复盘反思,吸取教训,并切实问责,防止今后再有类似情况发生。

大代价救赎值吗?

就在本次14亿美元罚款一年多前,中兴通讯刚刚为2016年美国禁令缴纳了8.9亿美元的罚款。至此,中兴罚单金额累计超过22.9亿美元(折合146.54亿人民币)。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表示:“这是美国商务部对违反出口管制的企业,所收取的最严厉和最大笔罚金。”

经济学者董登新对AI财经社分析,这次罚款让中兴“有点吃不消”。相关机构统计,中兴通讯1997年11月18日在深交所上市,上市20年以来,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累计为247.92亿元。中兴目前的现金流将极为紧张。

此前,《财经》杂志报道,在业务停摆两个月,中兴通讯还要继续为7万多员工支付工资,每月预估40亿元。罚款和过去两个月的人员工资,已经抵上中兴通讯过去20年的净利润总和。

据悉,在业务停滞50多天里,中兴销售团队的主要工作是向包括三大运营商在内的客户催收应付帐款。而三大运营商在当下的局势中,也尽量配合中兴的资金回笼要求。

为了解决资金紧张问题,中兴通讯6月13日晚间公告称,将向银行申请300亿元人民币+60亿美元的授信额度。

天价罚款只是阵痛的开始。复牌第一天,中兴通讯A股价跌停,报28.18元/股,港股跌去39%,市值总计蒸发170亿元。

根据《证券时报》报道,停牌前已有至少40多家公募基金公司对中兴通讯的估值进行了下调,下调幅度大多在2个或4个跌停之间。

而AI财经社发现,在2017年,因为5G业务的前景,中兴通讯股票曾经从15元左右,涨到30多元,最高为41.39元,翻了一倍还多。对比如今的股价,可以看出股民对这家企业前景的担忧。

罚款和市值下滑之外,美国禁令期间,中兴业务停顿近两个月,海外运营商的工程也遭到停止。中兴一位美国供应商对AI财经社表示,禁令对中兴现有的海外项目影响最大。停工两个月导致的延期交货,中兴需要背负许多惩罚性条款,有的甚至需要重新谈判。如果其中含有为了抢占市场而签订的高风险条约,背后的经济损失则无法估量。

这段空白期里,以手机市场为例,国内小米、vivo、荣耀相继推出自家新品手机,在互联网上密集宣传抢夺关注度,而深陷在禁令泥淖里的中兴,产品节奏完全被打乱。

各个层面的损失和为挽救中兴付出的成本是巨大的。由此,外界对中兴的惋惜中夹杂着争议——与其付出这样的巨大代价,为何不直接破产重组呢?

“不能让中兴倒闭。”一位中兴前员工对AI财经社说,国家就两家大型通信设备企业——中兴和华为,中兴在全球运营维护着上百张网络,而中兴自身就有千亿元的规模,带动的产业链上下游可能达到上万亿元。

市场调研机构SA分析师杨光对AI财经社分析,破产重组势必会影响到几十万人的就业问题,动荡巨大,现在的“软着陆”应该更有利于员工就业及社会稳定。

而根据市场调研企业Jefferies和信通院的数据,光是中国5G相关投资就将达到峰值2000亿-3000亿人民币一年,约合300亿-460亿美元。这就是说,光是国内的5G建网收入,中兴未来也许就可以获得每年近百亿美元的收入。如果让中兴破产重组,直接损失是百亿美元为单位计算的,5G通信行业的损失有可能以千亿美元为单位计算。

而一位中兴供应商高管对AI财经社说,闯荡海外,品牌誉和商誉的历史积累非常重要。如果破产重组,摘掉中兴头衔,重组的初创公司很难撬开大运营商的大门。

“如果一个人被判了刑,难道改个名字就可以逃罪吗?就算中兴破产重组,惩罚依然会压在这些人的头上,这是躲不过的。”上述供应商表示,作为一家在H股和A股同时上市的公司,破产重组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

对于中兴来说,损失更多的时间意味着损失更多的钱。就算所有人员和技术都在,踏空产品的时间加上重起炉灶的时间,估计一两年也缓不过来。

时间争夺战

实际上,正在展开的5G时代,寄托着中兴征战市场的野心。在美国禁令落地前,它正在打一场时间战。

5G时代的前夜,西方国家处于焦虑之中。欧洲因为经济问题,运营商无力建设5G。此前,在4G建设中,美国4G基站数30万个,中国4G基站已经超过300万个。正是4G的差距,让中国在移动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共享经济等领域获得高速发展。为此,美国政府曾想过,如果企业建设赶不上中国,政府建设一个5G网络,租给电信运营商使用。

由于西方整体环境,造成中兴的老对手——爱立信和诺基亚两大设备企业的日子不太好过。

形成反差的是,面对新世界的大门,作为全球第四大电信设备企业,中兴通讯一直卖力冲刺。从2010年至2017年,中兴通讯连续8年位居国际专利申请量全球前三。今年3月22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公布了2017年通过PCT(专利合作条约)提交的国际专利申请统计排名,中兴通讯以2965件国际专利申请量排名全球第二。

研发上中兴也舍得花大手笔。2017年中兴研发投入129.6亿元人民币,占营收的11.9%。截至2017年12月31日,中兴通讯累计拥有6.9万余件全球专利资产、已授权专利资产超过3万件。其中,5G战略布局专利全球超过1700件。

根据中兴通讯财报和相关市场调研公司的统计,在大规模天线(Massive MIMO)技术、5G系列化基站、微波、回传/前传、核心网和终端等5G六大产品系列中,中兴通讯是全球唯二能够提供完整5G端到端解决方案的厂商。5G将在明年正式开启商用,中兴通讯也是少数能够第一时间提供商用解决方案的厂商之一。

一家国外供应商恰好在这次美国禁令前一周拜访了中兴。“当时感觉中兴的气氛特别好。在5G上,他们是卯足了劲的。”该人士对AI财经社说。而当公司法务部通知他美国禁令后,他感到非常惋惜。他认为,这两个月中兴业务的停顿,会影响中兴的商誉和市场,特别是海外市场。大量的外场测试、项目建设都要停滞。

而根据2017年财报,中兴通讯全球销售收入1088.15亿元,国外销售468.56亿,占总销售43.06%。海外商誉的弥补和重建,是一个关键。

杨光向AI财经社分析,此前中兴在全球无线市场排名第四,主要的发展中国家市场中在东南亚和非洲,欧洲电信运营商宣布2020年前全面部署5G网络,中兴本来很有希望借5G技术打开欧洲市场,加速赶超华为、诺基亚和爱立信,但这次遭受到的打击不小。

他认为,作为中国移动和日本软银的供应商,中兴在5G关键技术方面已经有了不少积累,但现在重建客户信心显然需要一定的时间。如果中兴错过5G部署初期的机会窗口,一旦运营商选择其他公司,就不会轻易更换。“挺遗憾的,5G的窗口期迫在眉睫,实际上中兴是有机会去抢占市场份额的。”

抢夺时间,显然已经是悬在中兴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虽然在美国禁令期间,中兴部分生产和研发员工休假,但大多数员工仍在工作。“我们部门的一些软件受到影响,但我们也在找替代,工作没有停。”一位中兴员工对AI财经社说。在5月23日,一位中兴员工在朋友圈转发了一则消息:中兴通讯一个智能制造基地一期工程正式签约。

但一位中兴供应商认为,现有的生产项目只需要几个星期的缓冲期,但如果是正在研发的项目,从恢复工程、生产再到追赶市场,中兴估计要耗费至少半年。中兴现在只能通过挽回之前的项目,来重建商业信誉。其中重要的一点是合规。

“这需要时间来观察。全球化的浪潮中,产业分工是很明确的,但是必须要有统一的规则,每个人合规才能让东西更好。”他说。

一位中兴员工表示,通过这件事,中兴目前的合规工作已经日臻完善,“现在做什么,都需要各种合规审批”。“这此事件,我想也给国内企业很多经验教训。如何遵循规则,是一个长期的建设。国内讲究’变通’,在国际上是不适用的。”

劫后余生?

“我们在等待抄底。看好中兴5G。”一位通信资深人士在微头条上说。实际上,业界对即将全面恢复生产的中兴通讯寄予期望。不过,要想复原,中兴通讯要解决面目狼藉的商业信誉,这是美国禁令给中兴造成的隐形创伤。

SA分析师杨光告诉AI财经社,海外运营商通常以10年为周期来做生意,因此他们非常看重供应商的稳定性和合规性,而中兴在短短两年内频繁出现问题,对客户的信心会打击非常大。未来想要重新获得海外运营商的重新信任,将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摆在中兴面前的不确定因素显然还有很多。如何重振低迷的士气,如何解决天价罚款对现金流带来的影响,恢复产品的节奏,重塑中兴内部的管理供应链,这些问题最终都指向一个核心——谁将是中兴未来的掌舵团队?

首先需要回答的问题是,中兴通讯是一家什么性质的企业?有人说它是国企,有人说它近些年股权相对分散,有外资进入,像国有民营。而据AI财经社核实,它应该被称为“相对国有控股公司”。

经济学家董登新对AI财经社说,由于中兴通讯的大股东属国有股,所以它可称为“相对国有控股公司”。

根据天眼查,在中兴通讯第一大股东“中兴新”中,深圳市中兴维先通设备有限公司出资比例占到49%。这家企业是以中兴创始人侯为贵为主的几十位自然人100%投资的私人公司,包括38位中兴创业元老及现任中兴高管。其中侯为贵(持股18%)、殷一民(持股比例5%)等。

有行业人士分析认为,接下来,伴随着中兴现任董事会和高管大换血,以及新管理方入驻,中兴通讯的股权结构恐怕要发生变化。“而中兴未来是谁的,将会影响中兴的走向”。

而董登新对AI财经社分析,虽然新和解协议的条款之一是更换董事会及高管,但无权要求他们出让自己的股份,也就是说,高管变更不会影响现有中兴通讯的股权分布。

他进一步分析,中兴通讯的竞争力取决于未来法人代表的领导力和觉察力,未来法人代表的责任很大。而因为中兴通讯是“相对国有控股公司”,它的法人代表和董事长产生的渠道比较特殊,由国资委派驻,派驻者的能力将很关键。“不过从现在法人治理角度看,国企和民企已经没有明显差异化”。

但也有行业资深专家对AI财经社说,中兴通讯之所以两次犯错,与其机制和文化有关。“如果把坏事变好事,如果要把坏事变好事就要加速中兴的市场化进度。之前,企业不完全市场化,对于风险、责任认识不足,对国际规则的遵循并不彻底。市场化需要走得再快一点,不要再十年二十年,否则会出现’李兴’、’王兴’。”

而一位中兴员工对中兴通讯现任管理者的离去感到惋惜。“这届公司管理层,是去年刚因美国事件刚换的,在内外部的口碑还不错。因为这次新和解中,听说有对一些管理层的豁免权,他期望董事长和CEO能够豁免被撤换。最后的安排三四天后就会揭晓。”

相比中兴是否会更换管理团队,外界同时关心的问题是,美国合规员的入驻是否意味着中兴会被美国控制?

据国外媒体CNBC报道,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表示:“我们实际上是在把我们选择的合规部门嵌入该公司,以便在未来对它实施监察。他们将为这些人买单,但这些人员将向新董事长汇报。”

对此,美国马萨诸塞大学洛厄尔分校创业与创新副教授、战略管理专家孙黎对AI财经社说:“实际上,华为把它合规部门的总部设在了英国,雇佣英国人来做。这并不鲜见。中兴目前最大的危机是要重新取信于海外客户,雇佣美国人做合规,对赢得国际客户信任有利。”

作为中国最大的通信设备上市公司,中兴的劫后余生是标本式的教训。它对中国企业在方方面面带来的反思,都将是深远的。而在当下的“贸易乱世”中,仍有诸多不确定因素,让中国企业可能遭遇种种变数。


下载AI财经社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北京小犀快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17-2018 AI财经社

AI财经社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京ICP备17038761号

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