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分享

首页 / 焦点 / 正文

币圈进入离职元年,人手多个高薪offer,OKcoin成“黄埔军校”

文/王丽 编辑/施公观 2018年06月12日

文 | 王丽

6月8日下午,徐明星在朋友圈转发了一篇评述OKCoin离职人数多的文章。一反常态,徐明星在转发时附上了一段长文,对离职问题进行了完整回应,“对一家企业来说,如果离职员工不愿意说自己是这家公司出来的,才是这家公司的悲剧和耻辱,OK对大家是个加分项,这是OK和我本人的骄傲”。

被戏称为“黄埔军校”的OKCoin,意外被推到了币圈人事流动话题的顶端。

事实上,币圈人才的流动性之高,不仅业内人士有目共睹,“吃瓜群众”们也有所耳闻,尤其是交易所。数字货币24小时交易的特性,致使币圈的一切都始终处于迅速的变化中,没有人能预计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这是“币圈一天,人间十年”这句话的由来,或许也是交易所离职率高的原因之一。

因此,徐明星才会为舆论的偏狭而有些愤怒。事实上,如果纵观行业大势,OKCoin的高管离职只是行业正常的人才流动,甚至于,如果站在更广阔的视角看,正是有类似黄埔军校的人才输出,才造就了今天生机勃勃的币圈和区块链行业。

作为中国交易所的先行者之一,OKCoin曾走出过多位明星高管。但这并非唱衰特定企业的理由,判断今天的币圈和理解OKCoin,要从行业人才流动的视角来观察,才能更准确捕捉到争论背后的真问题和行业的未来。

散是满天星

上个月底,关于李书沸和徐明星的争议层出不穷时,似乎有条新闻被大家选择性遗忘了。

淡出大众视线许久的火币网前CTO张健带着其打造的交易所FCoin回归。这位两年前离职的币圈老人,声称要打造一个“资产和交易数据实时公开透明”、“交易即挖矿”、“收入的80%即时分配给持有者”的全新交易平台。

如果检阅最近的新闻,你会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实,最近新上线的交易平台,多数都是由几家知名大所的离职高管所创建的。

从交易所离职后自己创办交易所,是圈内的惯常路径。而OKCoin高管离职演化成舆论风波,似乎也是因为这些离职员工中有些发展得不错。比如前联合创始人赵长鹏、何一创立了币安等。

行业内的人才流动原本正常,最近,却被质疑为“高管离职风波”,难怪徐明星罕见地在朋友圈有些愤怒,“建议媒体朋友把每家业内公司的离职CXO都扒一扒,排个名”。

事实上,如果真要排名,圈内交易所的人才流动率要远超想象。

以火币网为例,创始人杜均和谭晨辉分别于16年和17年离职创办的金色财经和币世界两家媒体;2016年11月,另一联合创始人袁大伟和火币股东孙泽宇共同创立库神冷钱包;2017年8月,联合创始人胡东海创办蜂窝矿机。

币圈进入离职元年,人手多个高薪offer,OKcoin成“黄埔军校”

杜均

如果再加上前CTO张健、巨建华,可以大致推算出,这些年火币流失的高管团队超过7人。

再见仍是朋友

OKCoin创立于2013年,作为早期中国人进入币圈的最早的入口之一,OKCoin也曾是无数币圈精英的入行之处。

五年过后,今天的币圈已经与徐明星创业初期完全不同。此前,有媒体统计了这样一组数据:2017 年,OKCoin母公司实现净利润 2658 万美元;2018年第一季度,火币网收入1. 2 亿美元;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bitfinex,2017年净利润 10 亿美元;韩国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Bithumb,2017 年净赚 4 亿美元。

人才流动,是行业性的结果。大量资本涌入、行业处于新兴阶段等等,都导致了很多年轻人在大的交易平台迅速收获经验之后,更倾向于选择自主创业。

比如,在电商成为风口行业之后,整个电商行业一度出现了离职创业大潮。2012年曾被戏称为电商的离职年,在8个月的时间里,先后有8位电商巨头高管离职加入创业大军。

纵向分析来看,一个新的行业在起势之初,都会经历一段黄金动荡期。在这段时期内,资本快速涌入,行业尚有新的机会,一些早期有积累的年轻人顺势离职创业,这种人才流动,正好又加速了行业的前进。今天再来看2012年的电商离职元年,那正好也是电商行业辉煌发展的前夜。

而今年,区块链人才的需求更是迎來爆发式的增长。有招聘网站最近发布的《2018旺季人才趋势报告》,仅今年1月至2月期间,区块链人才需求数量同比增加了9.7倍,发布区块链相关职位的公司增加了4.6倍。

而从全球看,区块链人才总量只相当于人工智能(AI)人才的2%左右。而在中国,根据某招聘网站的数据,截至今年2月,区块链技术人才的供需比仅0.15,只有人工智能供需比的1/4,高薪自然不在话下。“候选人手上有七八个offer是很正常的”,科锐国际互联网和人工智能总监金光奇此前接受采访时说。

因此,不出意料的话,2018年也将成为整个币圈的离职大年。包括火币、币安等等平台的发展,都不断伴随着人才的快进快出。

OKCoin一直是大量精英人才的聚集地。徐明星此前提及,对好的合伙人要求是,认同产品,认同公司,人也够聪明有能力,更重要的是相互包容;对好的团队要求是要聪明、有能力、要踏实。同时要找能够和自身相互补的人。

这种高标准的人才要求和培养模式,也多少解释了今天OKCoin被称为“黄埔军校”的原因。

行业的驱动力

不过,一向以“技术男”示人的徐明星,似乎都太过高估了行业的职业准则和个人操守。

比如,同样针对离职高管,京东会在员工离职前要求签署“竞业协议”,阻止自己的精英落入竞争对手的阵营中去。而李书沸在朋友圈宣布离职之后,扭头即加入了竞争对手,这让徐明星坐在了新的风口浪尖之上。

但如果从这个视角衡量,我们会发现离职潮背后的另一重解释:正是因为以OKCoin为代表的黄埔军校存在,才让大公司探索出来的技术模式随着人才辐射到全行业,继而推动整个行业的进步。

而常被拿来比对的,则是火币网。火币网的离职员工再创业,多半进入了币圈的分支产业,完成了“去火币化”。

币圈进入离职元年,人手多个高薪offer,OKcoin成“黄埔军校”

火币网创始人李林

比如,创始人杜均和谭晨辉分别于16年和17年离职创办的金色财经和币世界两家媒体。这两家都已经成为圈内的主流媒体,掌握了不小的舆论话语权

而对于那些可能成为潜在对手的离职员工创业,火币网则策略性地进行了收购。火讯财经专栏作家蒂克曾在其文章中透露,火币曾经有一位高管叫蓝建州,从火币离职后自己创立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但后来又被李林收购回到了火币体系。

关于火币这套搭建体系的打法,有观察人士看来,尽管短期内壮大了单一体系,但是长远来看,不利于整个行业的进步,更像是在行业发展早期就迫不及待圈地划护城河,对资源、人才和技术等等的行业内流动很难产生正面效应。

因此,过去一段时间,发生在圈内离职员工与前东家之间的口水,其实是行业性的话题,背后也潜藏着这个行业能够继续前进的秘密,但在竞争的语境下,却被解读为个体企业的危机。这似乎又是另一种舆论的不公平。

区块链的兴起时间短、速度快,致使业内人才的数量远远满足不了庞大的需求也是事实。以“币圈黄埔”OKCoin为代表的业内领先企业,源源不断地为行业培养更多的人才,才是行业不断向前的驱动力。

或许,把人才流动和后来者挑战老师傅的话题加以演绎,在外人看来,又是一段耳熟能详的前浪死在沙滩上的故事,但这并不准确。

站在全行业的发展格局来看,不善言辞的徐明星在朋友圈的愤怒才更值得大家思考。当全行业陷入狂热和浮躁,若是从业者终日囿于个人利益而浮躁不堪,于整个行业乃至整个社会而言,都必定不是个好消息。


下载AI财经社

关注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

北京小犀快跑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2017-2018 AI财经社

AI财经社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京ICP备17038761号

专注未来,以及更好的生活

立即打开